南宁市

 发布时间:2010-05-01   | 来源:
  水灾。从宋景德四年(1007)到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的902年中,记载(下同)发生水灾17年,平均53年发生1年;邕江最高水位为光绪七年(1881),水位高79.10米,为百年未有之灾;其次为光绪三十四年(1908),邕江水位高76.13米。民国时期,从民国元年至民国38年的38年中,发生水灾13年,平均2.9年发生1年。邕江最高水位为民国2年,水位高78.10米;其次是民国26年,邕江水位高77.58米。解放后,1950年至1994年,发生水灾20年、21次;平均2.3年发生1年。邕江最高水位为1968年8月19日,水位高76.39米;其次是1986年7月28日,水位高76.32米。
  旱灾。从宋淳熙十一年(1184)到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的720年中,发生旱灾13年、14次。平均55.4年发生1年。民国时期,从民国元年至民国38年的38年中,发生旱灾3年,平均12.7年发生1年。解放后,1950年到1992年的43年中,发生旱灾21年、27次,平均2年发生1年。其中,连旱3年(含3年)以上的有:1956—1958年,1963—1966年,1983—1985年,1987—1992年。一年中,连旱3个月(含3个月)以上的有:1958年、1963年、1979年、1992年。
  
  水灾
  
  宋
  景德四年(1007),七月,郁江水暴涨,州城墙被毁坏。
  庆历二年(1042),秋,大水。水入邕城二丈,冲坏官署、民舍、仓库。
  皇祐三年(1051),江水横溢。
  熙宁四年(1071),秋,郁江水涨,浸入邕城,城内水深二丈,官房、民舍及仓库皆被淹。
  
  元
  泰定元年(1324),六月,南宁路大水。
  致和元年(1328),六月,南宁路大水。
  
  明
  洪武四年(1371),七月,南宁府江溢,冲坏城垣。
  嘉靖十一年(1532),秋,城内大水泛滥。
  崇祯元年(1628),七月,宣化县大水,入城丈余,濒河民舍漂没。
  崇祯六年(1633),七月,郁江河泛滥,宣化县大水入城,漂流近河民舍。
  
  清
  康熙五十四年(1715),七月,宣化大水,城市被浸,秋收尽歉。
  康熙五十九年(1720),宣化大水。
  乾隆三十六年(1771),八月,霖雨,河水暴涨,水漫入城,冲坏无数民房。
  嘉庆二十三年(1818)。大雨,江水暴涨,大水浸入城门,冲坏民房。
  道光十七年(1837),七月,连日大雨,江水暴涨,入城数尺,毁坏民房甚多,浸崩城垣数十丈,及安塞门右岸码头水口。
  光绪七年(1881),八月,连日大风暴雨,江水暴涨,民众奋力筑士障城门。城外水高于。城内丈余,为百十年来未有之灾。据解放后调查,当年洪水位高79.10米,淹没附近农田23.60万亩。
  光绪三十四年(1908),十月大水。据解放后调查,实测当年最高洪水位76.13米。
  
  中华民国
  民国2年(1913),大水。邕江洪水位高78.10米。
  民国3年7月22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5.15米。
  民国4年7月12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7.40米。
  民国12年8月,大水。邕江洪峰甚高,仅比民国2年低尺余。
  民国25年8月,大水。沿河各地灾情甚重。9月12日,邕江最高洪水位76.37米。
  民国26年8月31目,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7.58米。
  民国31年7月25日,邕江大水,最高洪水位76.35米。
  民国33年8月29日,邕江水涨,最高洪水位75.20米。
  民国34年8月21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5.34米。
  民国35年7月24目,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4.09米。
  民国36年6月10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4.06米。
  民国38的7月3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2.76米。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0年8月18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3.30米,受灾21个居委会、17个乡共35000人。受淹耕地面积13000亩。冲塌房屋20间,损坏14闻,共损失(人民币,下同)10万多元。
  1951年8月23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1.61米。受灾20条街,10个乡6000人。淹没耕地面积700亩,冲塌房屋7间,损坏10间,共损失3万多元。
  1953年5月9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0.60米。受灾12条街,6个乡3000人。受淹耕地面积7500亩,冲塌房屋5间,损坏7间,共损失2.7万元。
  1954年9月3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3.03米。受灾20个居委会、17个乡34441人。受淹耕地面积12130万亩,冲塌房屋35间,损坏207间,共损失15万元。
  1955年10月1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4.48米。受灾43个居委会、24个乡43052人。受淹耕地面积20227亩,冲塌房屋49间,损坏225河,共损失19万元。
  1956年8月11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1.07米。受灾14条街。7个乡4148人。受淹耕地面积10500亩,冲塌房屋12间,损坏15间,共损失3.9元。
  1957年6月22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1.45米。受灾14条街、8个乡5229人。受淹耕地面积11200亩,冲塌房屋6间,损坏8间,共损失27250元。
  1958年9月23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4.73米。受灾49个居委会、4个乡49478人。受淹耕地面积2.5万亩,冲塌房屋422间,冲走船只1艘,共损失219.66万元。
  1959年6月23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1.16米。受灾14条街、3个公社7497人。受淹耕地面积23215亩,冲塌房屋34间,冲走船只2艘,淹死6人、伤8人。共损失19.36万元。
  1960年8月17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3.07米。受灾38条街、3个公社25308人。受淹耕地面积5770亩,冲塌房屋3间,冲走船只4艘,物资1241吨,淹死5人,伤4人。
  1964年7月7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1.00米。受灾10条街、1个公社4588人。受淹耕地面积286亩。
  1965年6月21日,邕江水涨,最高洪水位70.04米。小灾。
  1968年8月11—13日,暴雨。洪水暴涨,数千间民房受威胁,工厂、商店、仓库处在危境。驻邕部队投入抗洪,将糖烟公司1千多吨糖和南宁盐仓300多吨盐转移,接着抢救大批物资。8月19日,邕江最高洪水位76.39米,流量13300立方米每秒。旧机场堤段冲崩数百米,受淹面积83.83平方公里。受灾176条街、郊区6个公社54023人。淹没稻田35153亩、菜地7158亩、甘蔗7225亩、鱼塘4254亩,其他4379亩,共计58469亩。冲塌房屋1337间,损坏3741间,共损失3500万元。
  1971年8月22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5.37米。受灾51个居委会、7个公社50856人。受淹耕地面积35673亩,冲塌房屋163间,损坏2050间,共损失1500万元。
  1978年8月18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3.30米。受灾21个居委会、17个公社35000人。受淹耕地面积13000亩,冲塌房屋20间,损坏14间,共损失10万多元。10月7日,邕江最高洪水位73.12米。郊区6个公社受灾。受淹耕地面积7202亩,出动4560多人抗洪。沙井公社干部在富德凤凰闸与群众连续两天两晚关闸堵漏,减少了灾情。这是解放后第二次在10月份出现的大洪水。
  1979年8月上旬大雨,南宁市降雨300毫米,左右江亦普降大雨,8月20日邕江水位达69.60米。次日继续大雨,水位涨至70.09米。9月1日,水位达72.95米,郊区受灾稻田3278亩,蔬菜1230亩,甘蔗293亩,鱼塘153亩,共4954亩。
  1985年9月1日,大水。邕江最高水位75.32米。受灾36条街4000户16000人。受淹工厂14家、3万5千伏变电站一座。10条供电线路被风刮断。长岗岭至屯里铁路多处塌方,火车中断运行12个小时,南宁至吴圩公路也中断交通,直接经济损失1149.45万元。受淹菜地6859亩,损失蔬菜169.5万公斤;许多鱼塘被淹,鱼被冲走,这两项损失80多万元。抗洪投入各种物资等41.4万元。全市出动95000人次,抢修河堤土方839立米,转移群众1700多人,抢搬各种物资2800多吨,粮油食品28万公斤,这次外淹内涝损失1670.85万元。
  1986年7月28日,大水。邕江最高洪水位76.32米。受灾8条街、1300多间房屋、27000人、工厂154家。郊区堤段受灾218户1145人、房屋517间。受淹稻田2.4万亩、甘蔗2.6万亩、花生1.2万亩、菜地8900亩(计菜183.5万公斤)、果树6700亩、鱼塘1.14万亩(计鱼50万公斤),其他物资等损失204.66万元。冲坏河堤30米、塘坝4座、渠道3公里、闸坝6座、桥梁1座、通讯电杆6条、线300米,影响灌溉2.5万亩。水利工程损失15万元。投入抢险4.14万人次、汽车247辆、拖拉机60台、船21艘、麻袋25000只,砂卵石104立米,这次水灾损失2418.66万元。
  1992年7月28日,大水。氍江最高洪水位74.51米。乡、郊区、市农委发动当地200多名群众抗洪,保护了石埠奶场和石埠乡几千亩农田和菜地不受淹。柳沙堤段也出现险情,市防汛办发动驻青山部队100多名官兵与当地干群进行加固,不出问题。郊区沿江有1万多亩农作物受淹亦同时组织干群抢险,尽量减少损失。
  1994年7月13—22日,市区降雨261毫米,7月22日16时,邕江大坑口最高水位75.42米,邕宁县水位72.60米,分别超过警戒水位3.42米和7.60米。城区和县郊52个乡镇全部受灾,南宁市最严重的是永新区、江南区、郊区。这次洪灾造成的损失是解放以来南宁市最惨重的一次,直接经济损失约4.5亿元,其中县郊损失近3亿元。据不完全统计,全市受灾农作物43.5万亩;其中:水稻受淹23.05万亩,绝收4.24万亩,损失稻谷5675.85万公斤。受淹玉米1.5万亩,花生5万亩,甘蔗8万亩,蔬菜2.5万亩,黄豆0.47万亩;受淹晚造秧田2.55万亩,网箱养鱼2000箱。毁坏农田1.77万亩。损坏水利设施187处,共30公里。毁公路涵洞210座。冲坏中小型桥梁9座。被淹公路74条共305公里。民房受淹、毁坏、倒塌8000间。受伤15人,死亡2人。受淹街道73条,工厂、商店200多间,学校10间。灾情发生后。自治区党政领导,市委、市政府、县(区)、乡镇各级领导,组织群众救灾,全市出动50万人次抢险,有3000多民兵护堤,3000多解放军待命,出动607辆汔车、40艘船只抢运各种物资27500多吨、其中粮食7500吨,转入疏散群众3000多人,抢收稻谷3万多亩,花生1.5万亩,搬运机器设备3500多台,安置受灾群众1230人,挽回经济损失约1亿元。
  
  旱灾
  
  宋
  淳熙十一年(1184),四月至八月不雨。邕州旱。又今冬至明年二月旱,民饥。
  
  明
  宣德九年(1434),夏,五月,南宁府不雨。
  宣德十年(1435),夏,大旱。
  正德十二年(1517),丁丑,宣化县春旱。
  正德十四年(1519),南宁大旱。
  万历四十六年(1618),大旱,田地农作物无收。南宁尤甚。来年米贵。南宁及诸州府,饿死很多人。
  
  清
  顺治七年(1650),秋,宣化县大旱。民饥。
  乾隆四十二年(1777)。大旱。饿死者遍地,卖子女者以万计。
  嘉庆十二年(1807),宣化县春夏大旱。民饥,盗起。
  同治九年(1870),大旱。民以草根、树皮为食。
  光绪二十一年(1895),南宁大旱。民饥。
  光绪二十八年(1902),大旱。
  光绪二十九年(1903),旱。民饥。
  
  中华民国
  民国15年(1926),大旱。早稻无法插秧,晚稻也没有收成。
  民国17年,11月旱。民饥。
  民国28年,大旱。早稻无法插秧,晚稻也没有收成。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4年,春旱。良凤江水坝断流,发动500多人到上游疏河要水。在用水上分段划片灌溉,插上早稻4000多亩,有500多亩受旱。
  1956年,春旱。5月5日,郊区党委组织抗旱,全郊区5万亩稻田受旱,仅插上10799亩。四和乡18级戽水,万秀乡日夜戽铜鼓坝。到5月17日才完成2万亩抢插任务。
  1957年,秋旱。据壤边等11个农业合作社统计,到8月上旬有4580亩中造受旱,多数龟裂枯萎。晚造有600多亩无水犁耙。官桥抢种500多亩,就有400多亩龟裂。10个蔬菜合作社亦受到影响。全郊区投入抗旱1.1万多人。
  1958年,4—7月旱。大部分田干裂。秀田、安吉两乡成立抗旱指挥部,每天出动300多人到罗伞岭、铜鼓坝安机抽水、戽水,抢救18322亩。晚造仅插上11353亩,其余改种旱地作物。全年只收稻谷324.5万公斤。
  1963年,春、夏皆旱。南宁从去年10月至今年6月底,降雨量与历年周期相比,减少50%左右。早造插下42763亩,受旱17000亩。中晚造插下83155亩,受早40255亩,其中龟裂19027亩,干涸20234亩,枯黄964亩。市委成立抗旱领导小组。郊区、公社亦相应成立抗旱班子。郊区抽调干部85人组成10个抗旱工作组。郊区出动75%的劳力。市内机关、厂矿、部队和学校大力支援。安装抽水机51台,修理渠道土方29200立方米,抢救受早面积12900多亩。但远郊的那龙、坛洛、江西公社灾情较重,粮食产量与去年同期比,减产39%。
  1964年,4—5月旱。受早面积30857亩,占早造面积的52%,其中裂白19002亩,枯黄2518亩。每天出动38200多人抗旱,使用戽斗3042只,龙骨车36架,木桶7176对。抽水机91台,修塘坝6处,挖渠21.6公里,抢救稻田17156亩,失收2000多亩。
  1965年,秋旱。郊区中晚造84400亩,受旱37.4%,受旱严重的公社占50—90%,甘蔗28500亩,受旱占76%。四清工作队和社队干部带领群众投入抗旱。市内12个工厂分片包干维修和安装抽水机124台。社员修渠抗旱,挽救稻田11598亩,甘蔗1万多亩。
  1966年,夏旱。8月24日统计,8个公社中晚造93426亩,受旱30.4%。其中中造12983亩,受旱61.2%。甘蔗25787亩,受旱74%。市成立抗旱指挥部,公社成立领导小组。深入社队领导抗旱,市、郊区机关干部、职工、大中院校师生等出动抗旱372358人,挖渠道89条,长52.2公里。修旧渠道62公里。投入抽水机168台、龙骨车70架、戽斗3743只。抢救中晚造21091亩,甘蔗7641亩。
  1969年,春、秋旱。春耕,除放水库水外,同时抽邕江水才能插秧。双抢后又秋旱,9月24日统计,中晚造受旱8716亩,甘蔗受旱9540亩。投入抗旱抽水机27台、戽斗267只。出动980人。
  1972年,春、秋旱。全年降雨量1080.4毫米。春插后,所有水库全放干,靠抗旱抽水、戽水保苗,郊区8万亩稻田减少损失。
  1977年,春旱。受旱面积11743亩。郊区和市区机关、工厂、学校投入抗旱11764人,抢救受旱面积11213亩。
  1979年,7月旱,9—11月又旱。那洪公社插上中造1400亩,受旱1000亩,其他社队亦受旱。采取发动群众加强用水管理,清理渠道,抽水抗旱等措施,及时抢插和保苗,因而当年郊区保收面积仍达13.37万亩。
  1983年,秋早。全市448处山塘干洞,44座中小水厍放干水。人畜饮水困难的有122个村、41697人,占郊区人口14%。投入抗旱抽水机219台、戽斗4457只,出动18292人。晚造计划198350亩,只插下182667亩,受早42650亩,无水犁耙的15490亩,插下后枯死3000亩。损失稻谷30万公斤。
  1984年,春旱。水库有效蓄水量2271万立方米,仅为去年同期的41.6%。、计划早造196500亩,依靠水库只能灌溉42980亩。旱地作物受旱75000亩。粮食减产1050万公斤。
  1985年,9月中旬至10月旱。受旱面积共17.770万亩,其中稻田7.67万亩,晚玉米1.5万亩,晚花生1.18万亩,甘蔗6.03万亩,其他1.39万宙;市政府发动群众抗旱,使用抽水机285台,戽斗3568只,木牛车490架。抢修工程40处,渠道74公里,出动1.47万人,抢救稻田3.26万亩。
  1987年,春旱。4月30日统计,河溪断流50条,山塘水库干涸421处,人畜饮水困难74个村、6.68万人,牲畜2.5万头。稻田受旱15.6亩、旱作12万亩,缺水插秧3.7万亩。投入抗旱抽水机524台,戽斗5000只,木桶41000对,其他150件,出动4.25万人,抢救稻田3.5万亩。远郊有170个村、屯未能插秧。
  1988年,夏早。6月20日统计,河溪断流17条,山塘水库干涸223处,受旱稻田20.45万亩、旱地作物10.85万亩。饮水困难1.229万人、牲畜0.26万头。投入抗旱抽水机373台、戽斗9580只、水桶20640对,出动5.5万人。
  1989年,秋旱。8月20日统计,河溪断流12条,山塘水库干涸236处。受旱稻田8.81万亩、旱地作物4.16万亩。饮水困难29个村5.72万人。投入抗旱抽水机7.43台,其他工具15905件。郊区、乡、村群众投资抗旱经费12.91万元,出动8.17万人,抢救面积2.57万亩。
  1990年,秋旱。河溪断流41条,山塘水库干涸216处,人畜引水困难6.52万人,牲畜2.19万头。水稻受旱10.24万亩,其中失收1.41万亩。旱地作物受旱14.02万亩,其中失收3.12万亩。出动22.71万人抗旱。临时安装抽水机1612台,其他抗旱工具4.55万件,开支10.90万元。抢救面积7.86万亩,减少粮食损失750万公斤。
  1991年,春、秋旱。春旱,是1907年以来同期雨量最少的一年。秋旱,9月份,市区仅降雨3毫米。河溪断流47条,山塘水库干涸896处,人畜饮水困难6.45万人、牲畜2.42万头。稻田受旱18.63万亩,其中失收3.33万亩,少种3.94万亩。旱地作物受旱41.21万亩。其中失收10.06万亩,少种1.5万亩。市领导深入第一线指挥抗旱,市经委、农委等23个单位无偿支付2万元,支援抽水机6台,柴油9吨,胶管200多米,装水大胶袋28只,出动50多辆汽车,运饮用水1500多车。兴建一批短、平、快补水工程。使用抽水机共7258台,其他工具9.2万件,出动44.74万人,投入经费51.70万元,抢救受旱面积12.79万亩,减少粮食损失1923.7万公斤,折款2950.59万元。
  1992年,3—4月雨量少,8—10月雨量骤减。河溪断流30条,山塘水库干涸416处,人畜饮水困难2.55万人、牲畜1.25万头。稻田受旱14.67万亩,其中失收0.34万亩,少种3.53万亩。旱地作物受早31.29万亩,其中失收0.37万亩。各级领导及时部署到第一线发动群众抗旱,组织人员检修设备,搞好调度,划片灌溉,合理用水。使用抽水机2983台。其他工具4.22万件,出动18.82万人,投入经费5.5万元。抢救受旱面积11.52万亩,减少粮食损失1728万公斤,折款1037万元。
      南宁市水利电力局编写组 谢承展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