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明县

 发布时间:2010-05-01   | 来源:
  水灾。从明永乐六年(1408)到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的499年中,记载(下同)发生水灾7年。民国时期,从民国元年到民国38年的38年中,发生水灾7年,平均5.4年发生1年。其中,民国26年7月16日,明江洪水水位高125米,最大流量7250立方米每秒,为这一时期有记载的最高水位。解放后,从1950年到1994年的45年中,发生水灾22年。平均2年发生1年。明江洪水最高水位为1955年,水位达123.53米。
  旱灾。从清光绪十六年(1890)到光绪二十八年(1902)的13年中,发生旱灾3年,平均4年发生1年。民国时期的38年中,发生旱灾3年,平均12.6年发生1年。解放后,从1950年到1992年的43年中,发生旱灾11年,平均近4年发生1年。
  
  水灾
  
  明
  永乐六年(1408年)七月,霪雨,水涨坏城。
  永乐八年(1410),思明地区大雨,洪水泛滥。
  隆庆五年(1571)五月,水淹思明州城隍庙3尺许,神像皆仆(城隍庙旧址在今县法院及新华书店所在地)。
  
  清
  道光(1821—1850)中叶,洪水一度浸坏宁明州城墙。
  咸丰四年(1854)闰六月十八日,霪雨3昼夜,明江水涨至思州土官衙门照壁脚,灾情惨重。
  光绪七年(1881)八月十五日,初发飓风,遂大雨倾盆,历3昼夜,水涨8—9丈(按现在推算,洪水水位127.4米,最大流量7620立方米每秒),淹至思州土官衙署旧楼顶上,明江两岸纵横50—60里,一片汪洋,居民登屋顶避水,溺死58人。庐舍、田稻、牲畜、财物等损失甚巨。
  光绪三十二年(1906)八月二日,午夜起飓风,吹折树木,刮倒屋宇,随即倾盆大雨,明江水涨数日,浸入低洼禾田,损失颇大。
  
  中华民国
  民国3年(1914)11月22日,明江水暴涨,最高水位123米,最大流量5190立方米每秒。
  民国8年8月24日,霪雨连绵,明江水涨,浸至思乐县城高小校舍两廊,思乐街至土官衙门外。此次水位低于咸丰四年洪水3尺余。
  民国16年9月23日下午1时许至9月26日7时,思乐、明江、宁明大风雨3昼夜,明江水陡涨三四丈高,晚禾、杂粮、菜类失收。
  民国23年9月21日上午。大飓风。次日,明江水突涨三四丈高,淹没田禾,损失甚巨。
  民国26年8月21日,思州刮大风,屋宇瓦片、树木多被风吹倒,明江水涨四、五丈(按现在调查推算,洪水水位125米,最大流量7250立方米每秒),田禾损失甚大。
  民国29年9月15日晨,思乐发飓风,下大雨。16日明江水涨,沿河各村街浸至庭中或屋顶,良房倒塌,田禾浸坏,牲畜被淹,冲走不计其数。
  民国31年9月,多雨成灾,灾情严重。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4年9月6日,明江河水暴涨。水位119.38米,最大流量2070立方米每秒。受淹农作物面积48500亩。
  1955年9月26、27日,大风暴雨。28日,明江河水暴涨,水位达123.53米。水淹县城东麟街(水位至今宁明第二旅社门前),船航街道。沿河两岸许多村庄、民房、仓库被淹毁,人畜均有伤亡。铁路、公路、电话中断,各种农作物受淹11万多亩。
  1958年9月13日,明江水涨,水位达121.64米,最大流量3840立方米每秒。受淹农作物面积84290亩。
  1960年9月14日,明江水涨,水位119.64米,最大流量2470多立方米每秒。受淹农作物面积48500亩。
  1962年8月13日,明江水涨,水位119.53米。受淹农作物面积5万亩。
  1963年8月19日,明江水涨,水位118.27米,最大流量2360立方米每秒。受淹农作物面积4万亩。
  1964年7月4日,明江水涨,水位119.2米,最大流量2600立方米每秒。受淹农作物面积5万亩。
  1965年7月25日,明江水涨,水位119.51米,最大流量2670立方米每秒。受淹农作物面积5.4万亩。
  1966年7月27目,明江水涨,水位119.78米,最大流量3170立方米每秒。受淹农作物面积5万多亩。
  1968年8月15日,明江水涨,水位121.3米,最大流量3130立方米每秒。受淹农作物面积84290亩。
  1970年2月1日凌晨1时许,那楠公社那陶大山附近,倾盆暴雨50多分钟,雨量224毫米。顷刻山洪如排山倒海,钵高山壑谷冲刷而下。那陶大队那盎、亭笛及一、二、三、四、五、六、七生产队,康峙大队、二队及高六队,那楠大队一、二队等14个生产队,顿时为洪水所淹。1400亩水田耕作层被刮走,覆盖1米多厚的石子泥沙。那陶分销社的房屋及5万多元物资一齐被山洪冲走。那楠分销社化肥仓库被淹,5千多公斤化肥损失三分之一。此外,附近大队被山洪毁坏的有:稻田1086亩、其他作物1916亩、水利14处、民房11间、公房三间。冲走已播中造谷种5320公斤。淹死、冲走耕牛24头。那陶大队木荒麓山上,一块长宽各1丈的巨石也被山洪冲走。
  1971年7月25日,明江发洪水,水位121.65米,最大流量3410立方米每秒。县内有79个大队,873个生产队,13个村庄被淹。水淹民房328间。冲垮水库33处,山塘236处,水利144处,机电泵房3处,仓库5间,牛栏61间。冲走稻谷29.22万公斤,早中晚稻及其它农作物受淹84290亩。
  1972年8月30日,明江发洪水,水位119.14米,最大流量2870立方米每秒。受淹农作物面积48071亩。
  1973年8月26日,明江发洪水,水位118.38米,最大流量2020立方米每秒。受淹农作物面积4万亩。
  1974年6月15日,受6号台风影响,县内普降大雨,明江发洪水,水位120.62米。89个大队654个生产队受灾。受淹村庄8个、民房238间,毁77间。受淹农作物面积61195亩,损失粮食500万公斤。
  1975年9月2日,连降大暴雨,明江发洪水,水位120.3米,最大流量2820立方米每秒。受淹农田51673亩。
  1980年7月25日。明江发生大洪水,最高水位122.45米。全县7个公社、79个大队、939个生产队受灾。受灾农户7630户、30470人。其中,24个大队262个生产队的1050户、4370人受洪水围困。农作物被淹96800亩,鱼塘受淹1222亩,国家仓库17座受淹。淹死及冲走耕牛35头。冲走稻谷60.5万公斤。死亡5人。淹桥梁25座,交通受阻,火车停开一天,宁明至海渊和宁明至板烂汽车停开3天。25个大队电话不通。
  1982年5月5日晚至6日,本县受孟加拉湾风暴登陆后的云团北上影响,普遍降大暴雨,雨量101.5毫米。明江水位107.75米,正在施工的鸠鸪水电站受洪水袭击,损失很大。
  1984年,本县发生3次大洪水,并出现在6月和10月,为历史少见。6月23日,东安河段水位118.98米。6月25日至26日,台风暴雨接踵而来。28日,东安河段水位涨至119.62米。全县11个社(镇)共135个大队、1648个生产队遭受风、涝、洪灾害。8个村庄被洪水围困,民房倒塌31幢,学校倒塌1所,淹死社员1人。受淹农田73163亩。9月30日、10月1日,明江又发洪水,最高水位120.72米,晚稻等农作物受淹73800亩。全年粮食比上年减产3250多万公斤。
  1986年7月22—24日,受9号台风的影响,发生了一次特大暴雨。明江流域各地平均降雨量206.6毫米。暴雨中心的那楠、板烂一带,雨峰迭加,降雨量达386.4毫米。24日15时,东安河段出现建国以来第三大洪水,驮龙河段因受左江洪水顶托,25日11时45分,洪水位122.10米,为建国以来第二大洪水,受淹农作物109765亩。8月12日,受13号台风的影响,明江水又涨,受淹农田82324亩。9月7目,受16号台风的影响。明江再次发洪,受淹农田82324亩。死亡3人。
  1992年7月23—24日,受7号台风的影响,那堪、思乐、海渊、明江等乡(镇)降雨量均在200毫米以上,明江水暴涨。25日2时,东安河段水位120.4米。26日10时,宁明河段洪峰水位120.45米,比正常水位涨12.45米。全县有11个乡(镇)607个生产组、27468户、133959人受灾。被淹民房9515间,学校38所,机关单位36个。被水冲走粮食1643万公斤,淹没农作物97888亩。25日下午至28日下午,南宁—宁明—海渊—那堪公路交通中断。这次涝灾直接经济损失1514万元。
  1994年7月14—20日,全县普降大雨,总雨量达191.10毫米,明江上游雨量达336.50毫米,明江水位高达119.61毫米。全县有11个乡镇、123个村公所、715个自然屯、26504户、133656人不同程度受灾。倒塌民房48闻、牛栏21间,压伤2人,死亡1人。受淹农作物97640亩,其中:早稻61050亩,甘蔗22563亩,花生4309亩,红薯1737亩,豆类3869亩,香蕉4020亩;受淹鱼塘1502亩。受淹晚稻秧折谷为79.39万公斤。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900万元。全县出动1.5万多名干部群众投入抗灾抢险,避免了部分损失。
  
  旱灾
  
  清
  光绪十六年(1890),土思州秋旱,田禾枯槁,杂粮失收。
  光绪二十二年(1896)土思州秋旱,田禾失收,米价腾贵。次年二月,太平府陈太守奏准开仓发谷,救济灾民,才避免逃荒流离。
  光绪二十八年(1902)三月十八51上午9时,雷始动。三月至五月雨水稀少,田禾牯槁。六月十二日下雨数日,后复大旱至十月下旬,秋无收成。次年米贵,饿民载道,匪患充斥。
  
  中华民国
  民国3年(1914)8—9月旱,秋收无几,米价腾贵,每斤价90至100文不定,贫民生活殊苦。
  民国24年入秋至冬,思乐天气炎热无雨,烟尘蔽日,农作物枯死,民众生活贫苦。
  民国34年,思乐晚稻受旱万余亩,失收谷9500担。那堪、那陶、琴清、九特四乡受旱1900亩,失收270担,红薯受旱1900亩,失收2500担。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63年4—7月,干旱无雨,早、中稻田龟裂5.5万多亩,早稻严重减产。
  1977年6—8月,久早无雨,早稻受旱11万多亩,中稻受旱2万多亩。后请南宁手扶拖拉机厂派来20人和4门高炮,进行人工催雨,旱情稍缓,但仍减产。
  1979年9月中旬至12月大旱,降雨量仅89.9毫米。
  1980年1—5月,早稻计划23万多亩,只插上19万多亩。派连、海丘、垌平、七一等4个主要水利工程,原有7.8个流量。至末期降至1.9个流量。可蓄水10万立方米以上的水库57处,旱前总蓄水3028万立方米,后降至352.8万立方米。其中,40处干涸,下、海丘、派连三处水电站装机容量2800千瓦,其中海丘、派连不能发电,下电站也只能开动280千瓦的一台机组,旱情殊重。县财政及上级机关及时拨出抗旱经费27万元,自治区建筑机械修配厂派来18人和4门高炮,进行人工降雨,对抗旱起一定作用,但仍减产。
  1983年,夏旱严重。南部山区连旱几个月。全县受旱龟裂的农作物面积达10万亩。其中。峙浪公社有996亩早稻颗粒无收。洞漫、长桥、钦加3个大队人畜饮水发生困难。
  1984年1—4月雨量为94毫米,比常年少5成。全县水库蓄水减至1661万立方米。4月1—30日,全县受卑面积79760亩,抗旱挽回7万亩。7—8月,雨水分布不匀,又出现干旱,全县中、晚稻受旱46386亩。
  1985年3—4月,降雨量为121.7毫米。7月降雨量87.1毫米,水稻受旱面积188723亩,占种植面秩44.28%。
  1987年3—4月,降雨量为116毫米,水稻受旱面积154754亩,占种植面积37.36%。
  1988年,夏季高温炎热,雨季迟,四季干旱,年降雨量为949.8毫米,比常年少222毫米。且降雨期分布不匀。1—6月中旬没下过一场透雨,降雨量137.1毫米。9月15日至10月22日,降雨量仅32毫米。11月为7.7毫米。12月滴雨未下,出现冬旱。年降雨日数133天,比常年少6天。一年之中有9个月出现干旱,旱情之长为百年罕见。水稻受旱面积226155亩,占种植面积60.45%。
  1989年,秋季干旱。8月下旬至10月降雨量161毫米,比常年同期偏少37%。10—12月,降雨量6.4毫米。年降雨量1046毫米。全县水库蓄水量为485万立方米,占有效库容的15%。640个池塘、35座水库基本干涸。晚稻受旱7.8万亩,龟裂2万亩。
  1991年,是1959年有资料记载以来最旱的一年。3—4月降雨量为56.1毫米。5月为99.1毫米。年雨量690.6毫米。水稻受早面积268511亩,占种植面职68.32%。
  1992年,春旱。3—5月降雨量123.6毫米,比常年同期少160.2毫米。受旱早稻面积86565亩,干裂58455亩,枯死3995亩。受旱甘蔗15万亩,玉米枯死5230亩。
      宁明县志办 马符生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