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州市

 发布时间:2010-05-01   | 来源:
  水灾。柳州市从明代宣德三年(0428)至清代光绪三十三年(1907)的479年中,旧志有文字记载的水灾共27-年。从中华民国元年(1912)至民国38年(1949)的38年中发生水灾9次,平均4年多一次。从1950—1994年的45年中,发生水灾30次,平均一年半一次,在近百年中,柳江水位在89米以上的大洪水共有5次。其中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柳江水位91.47米,据史载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其余4次分别为:民国13年(1924)7月,柳江水位90.49米,在近百年中仅次于光绪二十八年占第二位。民国38年(1949)8月,柳江水位89.31米。1988年6月31日。柳江水位89.04米。1994年6月17日,柳江水位89.25米,为解放以来最大的洪水。  
  旱灾。从元代大德元年(1297)至清代光绪二十四年(1898)的602年中,旧志有文字记载的旱灾29年。从中华民国元年(1912)至民国38年(1949)的38年中发生旱灾6次,平均6年多一次。从1950—1991年的42年中,发生旱灾12年,平均3年半发生一年。从1297—1991年的695年中,特大旱灾共有14年,平均约50年大旱一年。其中明成化十八、十九年(1482、1483),明万历四十五、四十六年(1617、1618)为连年大旱;明崇祯八年(1635)、崇祯十四年(1641)的大旱,皆至“民饥死者大半”;民国17年(1928)大旱,早稻仅收一二成,晚稻绝收;1962年秋至1963年夏的特大旱灾。造成郊区79%的耕地干旱,30%绝收,178个生产队饮水困难。
  
  水灾
  
  明
  宣德三年(1428)五月,连日下雨,江水涨,城坏59丈。
  正统八年(1443)八月,多雨,柳州府城垣多处损坏。
  弘治元年(1488),柳州大水。
  弘治七年(1494)四月。暴雨数日,城垣崩塌几百丈,公私房屋倒塌,漂流无数。
  万历十四年(1586)六月二十一日,大水,饥。发仓赈马平饥民。
  万历四十一年(1613),柳江大水。  
  天启七年(1627)五月,大水,漂没民房甚众。
  
  清
  顺治四年(1647),大水,民房多漂没。
  康熙二年(1663),大水。
  康熙十一年(1672),柳州大水。
  康熙二十三年(1684),马平大水。
  康熙五十三年(1714),马平、柳城大水,沿江庐舍田园漂没近半。
  康熙五十四年(1715),柳州大水,沿江民房漂没几尽。
  乾隆十一年(1746)四月二十七日至五月一日,大雨,河水泛涨。马平县大水,水势五月二日方退。
  乾隆二十六年(1761),柳州府大水。  
  乾隆三十年(1765)六月二十至二十一日,柳江上游古州一带水发涌急。马平县城厢内外并近河村庄冲塌瓦、草房600余间,衙门署多处漫淹,道署堂房、住屋墙垣俱被冲倒,二十三日水退。
  乾隆三十六年(1771),大水,府城几被淹没。  
  乾隆四十八年(1783),大水,冲塌西城墙。
  嘉庆二十二年(1817),五月以来雨多,河水泛涨,沿河低洼处茅草房被淹塌,旋即消退。
  道光十四年(1834),大水。
  道光十九年(1839)五月中、下旬。河水涨发,低洼房屋田禾被淹,土墙浸塌。
  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闰五月,连续阴雨,山水陡发,沿河土墙房屋冲塌四、五千间。
  道光二十八年(1848),马平大水。
  光绪十二年(1886)秋,柳江洪水突至,田庐被淹。
  光绪二十八年(1902),六月一日起,大雨滂沱,马平五日河水陡涨数丈,由西、南门淹入城内。县城除北门城楼外,城垛尽淹没,道署及民居多成泽国,城外房屋冲塌无数,民争以艇避居高山,躲避不及辄被淹没,坏田地房屋无算。后调查实测水位91.47米,是近百年来柳州遭受的最大一次水灾。
  光绪三十三年(1907)春夏之交,连日雨水为灾。
  中华民国  
  民国2年(1913)7月,水灾。
  民国3年7月1日,“柳州水骤涨七八丈”,田庐人畜多被漂没。
  民国13年7月8日,柳州大水。9月夏涨。浸城水深二尺五至五尺,城西北皆被水浸,房屋冲塌无数。除城内东门后街(今中山路)及附近之外,余路皆不通行。后调查实测,最高水位90.49米。
  民国15年6月,柳江水暴涨3丈余,淹没房屋田禾甚多。
  民国20年6月上旬始,雨水兼旬,崩桥15座,交通中断半月。8月中旬,柳江水复涨,沙街及东门外民房没顶,城内大部被淹,死6人,毁屋591间,损失银毫117.16万元币,稻田绝收1155亩。.民国24年6月,柳州大雨兼旬,江水泛滥成灾,城内水深3尺,柳石、柳宾、柳桂、柳迁等公路及桥梁多被水淹,沿途作物损失严重。
  民国25年8月,柳江两岸水灾。
  民国32年6月30日,柳江水暴涨。浮桥被冲走,火轮拖度失事,溺毙乘客约200人。7月2日柳江水位83.34米。
  民国38年6月30日,柳江暴涨,最高水位89.31米。平川、里雍乡受灾最重,流山、源、中团乡次之。10月13日,大水,最高水位79.16米,为柳州非汛期水文观测记录最高水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0年5月1日,柳江因暴雨上涨,2日最高水位81.67米。
  1951年10月7日,柳江大水,最高水位77.97米。
  
  1952年6月8日,柳江洪水,最高水位83.27米。
  1954年,4月下旬起,雨水不断,柳江水涨。6月29日最高水位84.87米。
  1955年6月20日,柳江涨水,最高水位80.98米,沙街进水。
  1956年6月15—16日,倾盆大雨,山洪暴发,柳江20日最高水位达81.81米。
  1957年6月中旬,连日暴雨,柳江水涨,6月19日最高水位77.27米。58栋房屋倒塌。千多亩农田被淹,伤2人。
  1958年7月13—15日,连日大雨,柳江水剧涨,日最高水位80.13米,城内人淹死。
  1959年5月20日。柳江水涨,冲断浮桥。7月水复涨,5月最高水位83.15米,沙街被淹。1961年6月14日,洪水,最高水位82.43米。
  1962年6月25日至7月2日,柳江水三涨三落。6月28日最高水位87.21米。冲坏屋1072栋,9687户、37419人受灾,死1人,伤13人,经济损失182.91万元。
  1966年6月,柳江水上涨。7月13日最高水位83.7米。13条街道。314间房屋被淹。灾民3275人。
  1967年8月8日,柳江大水,最高水位80.52米。
  1968年7月15日,柳江大水,最高水位82.97米。
  1970年7月,柳江水暴涨,15日,最高水位88.54米。4535闻房屋被淹、1184间倒塌,受损面积46986平方米。
  1971年6月6日,柳江大水,最高水位81.46米。
  1974年7月23—24日,暴雨,最高水位82.07米,沿江多处被淹。
  1975年5月11日,柳江大水,最高水位81.24米。
  1976年7月10日,柳江最高水位86.80米,沿江许多住房被淹。
  1977年6月10日,柳江大水,最高水位80.06米。
  1978年5月18日,柳江水暴涨,最高水位85.69米,为历年5月分最高水位。
  1980年8月14日。柳江大水。最高水位80.44米。
  1983年6月,柳江暴涨,23日最高水位86.38米。沿江房屋被淹。
  1984年6月1日,柳江大水,最高水位80.20米。
  1986年7月6日,柳江大水,最高水位80.11米。
  1988年6月27日起连降暴雨,30日柳江水位达到83.58米。柳江路被淹。8月下旬,柳江暴涨,31日上午9时洪峰最高水位达89.04米,洪峰流量2.7万立方米每秒。市区20%被淹。160个村屯、33445户、158887人受灾,死4人,伤21人。经济损失2842.84万元。.22.7万人次参加救灾,出动车辆2100多架(次)。灾后市府发放救济粮8321公斤,救济款10097元,救济人数5228人。
  1991年6月11日16时,因柳江上游连日暴雨,柳江水位达81.33米。羊角山乡新云村百多亩菜地被淹。
  1992年7月6日,洪水位83.73米。江滨路被淹。
  1993年6—7月以来,柳江上游连降暴雨,柳州出现洪灾。6月17日柳石路、龙潭路龙泉路积水内涝成灾,柳江水位77.7米。7月4日水位80.38米,10日凌晨1点最高水位85.99米,市区54条街4210间房,55家企业被水淹。2万多人受灾;县郊26个镇96个村公所170万人受灾,房屋倒塌291间,11.54万多亩农作物受灾,伤20人。亡8人。市区及县郊直接经济损失2000多万元。全市116775人参加抗洪救灾,动用机动车139辆,船88艘。
  1994年6月13—17日,柳州暴雨。降雨量达387.9毫米,历史罕见,加以上游地区亦降暴雨,17日下午13时,柳江最高洪水水位达到89.25米,是建国45年以来的最高洪水水位。市区127条街道被淹,80%交通中断,此次大水灾持续时间长达14天(6月13—26日),给柳州市经济造成的损失特别惨重。7月19日,柳江再次暴涨,最高水位为84.59米。两次洪水的同时由于市内暴雨不断,形成了严重的内涝。

  旱灾
  元
  元贞元年(1295),象、融、柳三州连旱十年。
  大德元年(1297),旱。
  大德九年(1305),旱。
  
  明
  永乐五年(1407)正月至六月,柳州大旱。
  景泰三年(1452),大旱,斗米值百钱。时疫流行,死者甚多。
  天顺三年(1459)四月至七月,柳州不雨,田苗旱伤。
  成化十八年、十九年(1482、1483),县境连年旱。
  弘治元年(1488)三月,府城及属县旱,大饥。
  弘治十一年(1498)五月至七月,旱,无收成。
  正德十三年(1518),大旱,时疫流行。斗米值银半两,“人至相食”。
  万历七年(1579)十月,府属州县旱灾,饥民当赈,得以贮库银1450余两留为赈灾。
  万历四十五年(1617),大旱,民死过半,卖儿卖女者数千人。
  万历四十六年(1618),大旱,府境各地无收,饥死者枕藉,流离自卖者无数,赤地千里,斗米价至银四钱。
  崇祯八年(1635),旱,“民饥死者大半”。’
  崇祯十四年(1641),旱,“民饥死者大半”。
  
  清
  顺治八年(1651),旱,大饥,斗米五钱。
  康熙三十年(1691),大旱。
  康熙五十六年(1717),旱,大饥。
  康熙五十九年(1720),旱,至六十、六十一年连年大饥荒。
  乾隆八年(1743)三月至七月,缺雨,米价腾贵。
  乾隆四十三年(1778),马平旱,免本年钱粮并缓征。
  同治二年(1863),旱。
  同治四年(1865),柳州府境大旱,饥荒。
  同治六年(1867),旱。
  光绪二年(1876),旱。
  
  光绪八年(1882)八月,少雨,田禾失收。
  光绪九年(1883),大旱,民饥。
  光绪二十一年(1895),夏秋大旱,歉收。次年三月,招商采运分济府属灾区。
  光绪二十三年(1897),旱,大饥。
  光绪二十四年(1898),大旱,饥。
  光绪二十八年(1902),大旱。
  
  中华民国
  民国8年(1919),柳州旱,早禾无收。
  民国17年5~7月,大旱,早稻仅收一二成。8—9月又旱,晚稻绝收。米价涨至18元银毫一担。沙塘小河干,泉水温,无水食用。
  民国23年,旱。汶源干涸。
  民国26年,马平县旱。5万亩甘蔗受灾,损失36万元(国币).
  民国28年夏,旱,田地龟裂,有三分之一以上水田插不上秧。至7月,已有千余户断粮。
  民国30年。大旱,田禾失收。
  民国34年,秋旱,晚稻失收。
  民国36年。久旱成灾。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0年12月至1951年3月,少雨,春旱。
  1952年,冬旱,作物失收。受灾农户288户;政府发放救济粮3万公斤,款1625元(旧人民币)。
  1953年6、7、8月,市郊旱,早稻受损,晚稻失去季节,市民政部门发放救济款585元(旧人民币),救济灾民218人。
  1954年9—11月,少雨,市郊旱,出现饮水困难。
  1955年,继上年秋冬旱之后发生春旱。市政府救济灾民634户2247人。
  1960年,夏秋旱。部分地区出现虫灾。
  1961年,秋旱,市郊40%土地严重缺水。
  1962年秋至1963年7月,未下过透雨,1月份雨量为零,5月份雨量为45.3毫米。6月份为28.8毫米,均为自1934年有雨量观测记录以来的同期最小雨量,因而出现特大旱灾。郊区山塘水库干涸,河溪断流,田地龟裂,79%耕地受旱,46%成灾,30%绝收1178个生产队的人排队挑食用水。
  1975年,春旱。
  1979年,9—12月,降雨量仅98.8毫米。
  1985年6月13日至7月22日。无雨,夏旱之重为柳州。50年所来见。郊县12万多亩早稻受灾,其中6万多亩减收甚至无收。10万多亩晚稻无水插秧。
  1986年12月至1987年4月中旬,市郊旱,降雨量比历年同期减少一半以上,中小型水库干涸。  
  1988年,春夏旱。1月1日至6月10日,降雨量不足400毫米,仅次于解放后春夏最旱的1963年。由于久旱无雨,郊县山塘水库干涸214座,河溪断流82条;早稻受旱面积28.13万亩,其中千裂面积14.25万亩,枯死无收2万亩.。  
  1990年9月25日至10月22日。降雨量仅2.4毫米。出现秋旱。郊区晚稻受旱面积19573亩,枯死4670亩。  
  1991年1—10月,降雨量773毫米,比历年同期平均雨量减少44%。全市(含郊县)107万亩农作物受灾,36万亩绝收。因灾损失粮食6084万公斤,53万农民不同程度受灾。市政府安排统销粮500多万公斤,救济款50多万元。
      柳州市志办 廖六田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