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城县

 发布时间:2010-05-01   | 来源:
  忻城县地处红水河下游,境内属岩溶地貌的石山区占总面积的85.8%。年平均降雨量1443.6毫米。逢大雨暴雨,岩溶地下水水位暴涨,遍地积涝;数月无雨,则地下水位速降,地表干旱,乃至“滴水贵如油”。由于民国以前的资料记载不多,水、旱各辑得数条,主要篇幅为解放后的资料揖录。
  水灾。从清乾隆四十九年(1784)始,至清末宣统三年(1911)的128年中,旧志有记载的水灾3次。民国24年至38年(1935—1949)的15年中,水灾5次,平均3年一次。解放后从1950—1994年的45年中,水灾13年,平均3.46年发生一年。其中1994年6月13一17日,县境降雨量达354.9毫米,加以上游宜州市的洪峰涌入,使忻城发生了解放以来最大的洪涝灾害。
  旱灾。最早的记载是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至清末的294年中,有记载的旱灾4次。
  民国时期从25年至38年(1936—1949)的14年当中,旱灾4年,平均3.5年旱一年。解放后从1950—1992年43年中,旱灾13年,平均3.3年旱一年。解放后的旱灾还呈现出逐年严重、周期日益缩短的趋势,从1988—1992年的5年间,即发生大旱4年,除1988、1990年是隔年旱之外,1990—1992年是连续3年大旱。1988年的春秋两旱减收粮食5045.85万公斤。1990年的夏秋大旱使7万亩晚稻、9万亩秋玉米严重受旱。1991年的春夏大旱,使境内全部33条河溪干涸、断流,19万人、14万头牲畜饮水极度困难,上半年减收粮食2588万公斤;当年秋旱又使播下的13万亩秋玉米有11.45万亩失收,14.6万人饮水极度困难。1992年秋早再使境内33条河溪全部断流、干涸,20万人饮水严重困难,农田无收面积近7万亩。
  
  水灾
  
  清
  乾隆四十九年(1784)四月,大水淹塌民房无数。
  嘉庆三年(1798)四月初七,大雨雹,水淹坏民房。
  光绪十四年(1888),水虫灾交加。山洪暴发,田禾受淹,庐舍被冲;虫灾接踵而来,灾黎遍野,背井离乡。
  
  中华民国
  民国24年(1935)8月,涝灾。龙东和龙贡两乡农作物受淹8349亩。龙贡乡16个村受灾12个村,民房倒塌50多间,人畜四处奔逃。柳邕公路被淹,人与汽车不能通行,时续达12天之久。
  民国25年8月,降雨量437毫米,农作物受淹,民房倒塌。
  民国27年8月,连下18天雨,总量达438毫米,农作物受淹。
  民国34年8月,山洪暴发,玉米、黄豆受淹歉收。
  民国36年夏,水灾,受灾农作物面积1.8万亩,损失稻谷35000担,受灾6989人。因灾粮价暴涨,饥民逐日增加。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3年5月中旬,连降大雨,八区(古蓬)、九区(遂意)玉米被淹4074亩,房屋被淹数百间,倒塌11间,河坝、水渠坝、塘坝崩塌严重,古利、风凰等乡,雨后5天,农民往返仍划竹排。
  1956年7月,思练龙东乡受涝灾,粮食大减,免交6万公斤公粮外,还统销9.5万公斤粮食。
  1957年6月I6—21日,大雨,大塘、思练、马泗、古万、城关、红渡等区,41个乡大水,倒塌房子13间,压死耕牛1头。大水冲垮水坝、水渠各一条;水淹早稻、中糙、黄豆等作物,无收面积达9690亩。
  1968年6月20—28日,降雨317.3毫米,农田受淹4万亩,民房倒塌241间,死2人,伤1人。
  1970年6月末,大雨成灾,从北更公社可乘竹排经古蓬公社上浪大队到遂意公社的联堡大队境内,纵横7公里。全县将要收成的5万亩春玉米被淹没,组织几万人打捞,仍损失粮食550多万公斤;民房、仓库、牛栏倒塌216间。从此,忻城始穿山凿隧洞排涝。
  1974年7月1—2日,降雨232.8毫米,淹没农田56538亩,粮食受损400万公斤。
  1978年5月17日、21日、27日,三天降雨量218.5毫米,农作物受淹8.1万亩。花红大队1小时下雨105毫米,冲垮拦沙坝,泥沙冲进地里,使300亩玉米地变成沙滩。27日,暴雨伴6—7级大风,13.23万亩的春玉米严重倒杆,歉收。8—9月,秋玉米受粉期,连遭总降雨量为606.7毫米的暴雨袭击。因雨水多,阳光不足,玉米受粉不好,全年两季玉米损失750多万公斤。
  1979年4月29—30日,暴雨,农作物受淹11.75万亩,无收达6.57万亩,倒塌民房433间、仓库66间、教室147间,造成6人死亡,伤7人,牛死13头,猪死37头,羊死32只。洪水冲毁山塘、水柜19个,渠道5条,桥梁5座,电灌站4处;冲毁农田8500亩,其中1460亩变成沙洲。尤其是思练公社,降雨335毫米,水淹民房,有118户房屋倒塌。其中屯队51户淹在水中,房倒25户,伦贡屯32户房倒22户。厂上大队22个弄场6900亩玉米地,被水淹5000亩。果遂公社花红大队有650亩地被石沙淹没。县、公社干部全力以赴奔灾区,发动群众救灾。
  1981年5月10日上午5—9时许,倾盆大雨,春玉米受淹严重,公路被冲断,民房倒塌无数。北更、遂意公社山洪暴发,汪洋一片,琼古小学校舍倒塌5间,6个班学生停课。古稠大队弄宁屯13户房屋全部倒塌。自治区及时下拨一批救灾化肥。
  1986年4月15—28日,连降大雨,大塘镇兴木、金山村公所发生地表沉陷达59处。
  1989年6—8月,暴雨成灾,农田受淹,民房倒塌74间。
  1990年3月27—29日,暴雨间龙卷风、冰雹,农作物受淹3.4万亩,民房倒塌8间,159间瓦房瓦片被打烂,牛死1头,猪死2头。畔水水库二坝崩塌8.8米,冲毁渡槽1处,渠道7处。
  1994年6月13—17日,县境遭受罕见的特大暴雨袭击,降雨量354.9毫米。山洪暴发,河流猛涨,加以上游地区雨水涌入,使全县13个乡镇大面积受灾,大片村庄田园被洪水淹没,是建国以来发生的最大洪涝灾害。7月16—21日,又降暴雨,降雨量达254.9毫米,全县13个乡镇再次遭受不同程度洪涝。
  
  旱灾
  
  明
  万历四十六年(1618),大旱,虫害严重,白穗满田,粮食无收过半,哀鸿遍野,道路上到处都是饿死的人,百姓流离无数。
  崇祯十四年(1641),旱灾为虐,民饥死者尤多,粮价高昂,贫民百姓只好卖儿卖女度灾荒。
  
  清
  乾隆十年(1745)五月,大旱。
  乾隆四十六年(1781)润五月,大旱,寡妇湖(泮水)干涸。
  
  中华民国
  民国25年(1936)5月,干旱,粮食减收,次年春发生饥荒患病21000人,病死8751人,卖儿卖女246人,流离他乡2152人。5月9日《广西日报》报道:忻城县灾荒,“人民多采食树根树皮”。
  民国27年2—5月,大旱,仅下雨62毫米,其中2—3月12毫米,4—5月下5天小雨,雨量50毫米。无法播种,粮价暴涨。
  民国31年春旱和秋旱,受旱农作物28607亩,人畜饮水困难。
  民国32年,春旱,2月无雨,3月下一天小雨,雨量6.2毫米,人畜饮水困难。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6年6月,大旱,农作物受旱,农民自制龙骨车492架投入抗旱。
  1957年9—10月,旱情日趋严重,中稻和晚稻受旱66975亩,其中枯死3879亩。人畜饮水困难。龙图乡10个自然屯,8个屯缺水,到5公里以外去挑水吃,加座屯68户,每天每户得水不够一桶。
  1963年2—6月,大旱,总雨量为320.6毫米,7万亩早稻田,只插下2.5万亩,其余无水插田。
  1971年冬至1972年5月,有180多天未下透雨,河溪断流干涸,全县76个大队,12万多人饮水极度困难,每日有5万多个劳力挑水吃。城关公社的苗洞、木排等大队,群众爬下30—40米深的岩洞去挑水来吃。因旱缺水,全县耕牛死亡499头,猪死7657头。自治区派工作组到县查灾情;柳州市派消防队3部消防车来为灾民送水,历时40多天。全县种下春玉米32.4万亩,无收82297亩,占实种面积25.5%。
  1977年1—4月,旱灾,全县种下春玉米36万亩,受旱严重达50%;有8万人饮水发生困难。
  1980年秋,严重干旱,部分农作物无收。
  1985年9月中旬至冬季,干旱,晚稻严重受旱,无水抗旱的大都放牛吃苗。
  1986年1—4月初,没下透雨,春玉米有102200亩无法下种,人畜饮水极度困难。
  1988年4月中旬至5月,高温干旱,玉米枯萎无收12万亩,早稻有1.55万亩无水插田,已插因旱无收1.55万亩。又秋旱,秋粮减收。全年比上年少收5045.85万公斤,人民群众生活极度困难,次年2月,自治区党委书记陈辉光到县视察。春夏荒月,全县有68804户、347404人缺粮,国家从外地调进粮食1800万公斤,发放统销救灾粮I482'5万公斤,才安全渡荒。
  1990年7—10月。持续高温干旱,旱情少见。1310个山塘、水柜,有544个干涸,县内河溪断流或干涸,7万亩晚稻、9万亩秋玉米和其他经济作物严重受旱。县政府拨17万元、柴油118吨、汽油29.5吨支援抗旱,全县出动柴油机404台、电动机285台,汽油机78台,电泵27台投入抗旱,使水稻受灾损失减少到最低限度,但玉米、黄豆无法挽救,基本无收。
  1991年,春、夏连旱,1—6月上旬,全县仅降雨量180.5毫米,比历年同期平均值少降272.1毫米。境内33条河溪中有30条干涸,另3条先后断流,182条引水渠道均无水灌溉。全县有19万多人、14万多头牲畜发生严重的饮水困难;有4.35万亩水田缺水无法插秧,25.13万亩春玉米,遭高温干旱灾害袭击,大面积歉收,使上半年粮食减产2588万公斤。又秋旱,种下13万亩秋玉米,全部受“卡脖子”旱,有收面积仅有1.55万亩,全县13个乡镇,就有5个乡镇,14.6万人饮水极度困难,占总人口37.9%。
  1992年8月,秋旱,1个多月无雨,1万亩晚稻田无水插秧,3.8万亩秋玉米、红薯无法下种。9月下旬,旱情严重,全县33条河溪全部断流,大部分干涸,1900处山塘、水柜80%已干涸,38万多人口中有20万人饮水严重困难。5万亩的晚稻60%已干裂,所有旱地作物全部受旱,无收面积达69315亩。
      忻城县志办莫益宗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