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县

 发布时间:2010-05-01   | 来源:
  水灾。兴安县年平均降雨量1841.5毫米,略高于广西的年平均值。境内的猫儿山为漓江主源发源地,大溶江(漓江上游)、湘江贯穿县境,众多河流分别汇入湘漓二水。大雨暴雨常造成山洪暴发,江河横溢。据史料记载,仅连接湘漓二水的古代著名水利工程灵渠,就曾在历代的大水灾中毁坏过8次。从最早见于史料记载的水灾元至正七年(1347)起,迄清末(1911)共565年间,有记载的水灾是39次,平均每14.46年一次。民国21年(1932)至38年(1949)的18年间,发生水灾4年,平均每4.5年发生一年。解放以后从1950—1994年。45年间发生水灾23年,平均每1.96年发生一年。解放后发生的大水灾有1952年6月,大溶江水比平常升高4丈,最高水位达192.17米,洪峰流量4970立方米每秒,是大溶江流域罕见的水灾;1994年6月中旬,县境6日内降雨达935毫米,为解放以来的最高过程降雨记录,暴雨造成了仅次于1952年6月的大水灾。
  旱灾。最早的记录是明天顺三年(1459),至清末宣统三年(1911),453年间共发生旱灾17年。民国时期的38年当中,发生旱灾6年,平均6.33年一旱。解放以后从1950—1992年43年中,有旱灾的年分20年,平均2.15年旱一年。历年早期最长的有:清咸丰十年(1860)二至九月。一连旱8个月;清光绪十年(1884)二至九月,一连8个月无雨;均致“田禾失收,百草尽枯。”民国36年(1947)1—7月,连旱7个月,造成稻谷减产24万担(约折合1200万公斤);清雍正六年(1728)七月二十日至次年二月初三日,连旱190多天,“河道断流,竹木尽枯。”历年旱情最重的还有: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大旱,道路上满是逃荒饿死的灾民;解放以后的1963年5—8月,连旱4个月,因灾损失粮食1500万公斤;1990年8月4日至9月26日50多天无雨,晚稻受旱17万余亩,山塘水库干涸,渠道断流。
  
  水灾
  元
  至正七年(1347)四月,大雨成灾,大溶江水涌二丈。
  至正十一年(1351)七月,大水,灵渠决。
  至正十三年(1353)夏,大雨,铧堤及灵渠陡门被冲坏,造成灵渠水位降低,阻塞航道且无法灌溉农田。
  至正十六年(1356)四月,大雨,溶江水溢,平地涌二丈。
  至正十八年(1358)秋,大水。
  
  明
  成化二十一年(1485)夏,大水。灵渠堤坝毁坏严重。弘治十四年(1501)八月,大水,水浑如黄河。
  正德八年(1513),兴安大水。
  嘉靖九年(1530)三月十四,兴安大水。
  嘉靖十年(1531)四月,大水。
  嘉靖十八年(1539)五月。大雨,水涨。
  嘉靖三十一年(1552)五月十六日,大水。
  万历十年(1582)五月,大水,禾苗受损。
  万历十四年(1586),大水,饥荒。
  万历二十一年(1593)五月,大雨,水涨。
  万历四十年(1612),兴安大水。天启七年(1627),兴安大水。
  崇祯四年(1631)六月,大雨,水涨。
  
  清
  顺治七年(1650)六月,大水。
  顺治十年(1653)五月,大水。
  康熙元年(1662)六月,大水。
  康熙七年(1668),兴安大水。
  康熙十八年(1679)八月,大水,江河水溢,禾苗尽淹。
  康熙四十三年(1704)六月,大雨,漂荡田庐。
  康熙五十二年(1713)夏五月,大水,灵渠铧嘴及大、小天平被冲塌甚多,36陡被冲毁22陡。
  雍正八年(1730)五月,大雨五日,西山崩山三里有奇。田园皆坏,千工堰毁,修筑三年始成。
  乾隆十四年(1749),兴安大水。
  乾隆五十九年(1794)五月,兴安大水。
  嘉庆九年,(1804)三月十四日,兴安大水。
  嘉庆十八年(1813)五月,兴安大水。
  嘉庆十九年(1814)五月,兴安大水成灾。
  道光十二年(1832)春,大雨,山洪暴发,灵渠铧嘴、大天平与小天平、四贤祠至飞来石一段秦堤、泄水天平、32处陡门等均有损坏。
  道光十四年(1834)五月,兴安大水。
  道光二十九年(1849),兴安大水。
  同治十一年(1872),兴安大雨成灾。.
  光绪七年(1881),兴安大水。
  光绪十一年(1885),湘江大水,灵渠铧嘴被水冲垮一百米。
  光绪十三年(1887)夏,大水,冲毁灵渠滑石、弯塘、牛角、竹头四陡,大、小天平也有部分损坏。
  光绪三十一年(1905),大水,淹没漂失部分田地禾苗,界首、高尚二地受灾严重。
  中华民国
  民国21年(1932),大水,灵渠大、小天平被冲坏一部分,高尚、界首灾情严重。
  民国31年,兴安发生水灾。
  民国34年8月7—19日,大雨13天,巳成熟的稻谷损失甚巨。同年11月15日至12月8日,雨水连绵24天,豆类、红薯、三角麦等作物损失亦重。
  民国35年7月上旬。大水,冲毁堰坝20处,损失折款540万元国币;冲毁房屋40间(高尚乡最多),损失折款160万元国币;淹死、漂失生猪94头。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2年6月5日晚,华江、黄柏江,川江上空,雷鸣电闪,大雨如注,山洪暴发。大溶江水位达192.17米,比平常高出4丈左右,流量4970立方米每秒,沿河一片汪洋,是大溶江、华江罕见的大水;湘源、道冠、两金等区亦大水成灾。全县计有5个区、46个行政村街受灾,共淹田1.96万亩,冲倒房屋1504间,冲毁水利设施621处。死亡223人,冲失耕牛146头,猪484头。
  1953年4月11—12日,兴安连日大雨,山洪暴发,漠川、上桂、海洋等河水涨。全县有8个区、10个乡镇受灾,死亡7人,冲毁水田4305亩,毁坏水利设施2570处,五区高清镇街道进水深0.33米。
  1954年4月,由于前期小雨不断,23日雨量增大,25日4时洪水越灵渠进水闸0.2米,高出飞来石地面0.9米,灵渠的南北进水口与河面连成一片。湘江、漠川河50余公里长的河段沿岸40个小乡受灾,损失约20万元。同年6月13—14日,大雨7小时,两金区水涨成灾,冲坏水田1465亩,其中有136亩夷为沙滩,电话线杆冲失40余根。
  1957年5月11日4—7时,狂风暴雨,湘江水涨高1.3米多,界首浮桥被洪水冲翻,死亡1人。5月12日,漠川区山洪暴发,河水猛涨,3人死亡。
  1959年6月17—18日,溶江、护城、界首、漠川、华江、两金等区发生水灾,被淹村庄27个,房屋倒塌29座,淹死1人,被淹禾苗9680亩、旱地作物493亩,冲毁山塘39个,损坏堰坝115处、桥梁6处,冲走筒车51架、禾桶66个、货船2艘、青竹1.19万条、杉木517条。
  1962年6月25—26日,两日连续下暴雨,洪水成灾。溶江公社莲塘大队被冲坏水沟、堰坝6处。
  1965年,从4月中旬至5月中旬,降雨量为683毫米。连续涨水3次。4月28日为最,冲毁1000余亩旱地作物,冲走2万多条青竹。
  1966年,从4月中旬到5月中旬。降雨量达683毫米,连续降雨30天。前后被洪水冲毁水利设施10余处、桥梁20多座,冲毁水田1500亩、旱地作物1000余亩、房屋9间。冲走牲畜42头、竹木2万余根。
  1970年4月30日至5月1日上午,兴安县暴雨成灾,灾情较重的有华江、金石、溶江等公社。洪水冲坏水利设施5处,大溶江码头被冲坏,兴严线公路被冲坏800米,2人冲走失踪。
  1971年5月16日晚,兴安县连续降暴雨,海洋山一带山洪暴发,湘江河畔洪水猛涨,造成全县范围内的水灾。据统计受灾比较严重的有高尚、崔家、护城、湘漓、兴安、漠川、严关、溶江等9个公社,共死亡5人,冲倒房屋248间,淹没稻田4.14万亩、旱地作物485亩,冲坏水库66个、较大的桥15座,冲走木材203立方米。
  1972年5月6日,大雨成灾,湘江沿岸36个大队受灾,淹没禾苗1.63万亩,其中严重失收的3308亩,冲毁房屋38间,堰坝148处,防洪堤101条,山塘水库11处,冲走木材67立方米。
  1974年7月1日,严关公社连降大雨,造成水灾,黄泥冲水库堤坝崩塌,冲毁渠道170多米、渡槽3个、住房13座、牛栏5间、猪场2座,冲走牲猪15头及家具等财物,共计损失人民币3.34万元。同年7月15—19日,兴安县连下暴雨,河水猛涨,造成全县性的大水灾。据调查统计,被淹村庄37个、394户,冲倒房屋35座,冲毁水田1802亩、路面18.6公里、桥7座、山塘水库18个、堰坝189处,冲走木材824立方米。
  1975年4月25—26日,兴安县普降大雨、暴雨,湘江、漠川河、大溶江3条河流水涨成灾。全县被洪水包围的村庄46个,冲垮房屋141间,淹死4人,淹没禾苗68111亩、旱地作物1980亩,冲坏县管重点水利工程13处,冲走木材725立方米,经济损失达20万元。
  1976年5月14—15日,兴安降暴雨,湘江、大溶江涨水。全县有72个大队受灾,淹田8.35万亩,倒塌房屋121间,死3人,伤4人,冲失木材197立方米,青竹1300条,粮食6万余公斤,化肥688担,冲垮渠道104条,堰坝136处,山塘21处,防洪堤240处,桥梁40座。
  1977年5月12日晚,兴安大雨,高尚、崔家、漠川、护城、湘漓、界首等公社564个生产队受灾。6月10日,华江大雨,山洪暴发,死10人,伤25人。淹田3836亩,冲走杉木756立方米,青竹2万余条,华江公社路面被冲毁21.5公里。
  1982年5月10—13日,连续大雨,降雨量达350—400毫米。漠川河、湘江水猛涨,泛滥成灾。全县有9个公社、87个大队、800个生产队受灾,被淹水田6.33万亩,旱地作物5266亩,死2人,另有1人下落不明。此次灾害,漠川乡最为严重。
  1984年5月,兴安降暴雨和大暴雨,39小时内降雨量高达477毫米。淹没水田3.39万亩,其中损失严重的6757亩,毁坏山塘、水库等水利设施共81处。大溶江沿岸受灾最重。
  1985年5月26—27日,兴安下大暴雨,山洪暴发,河水猛涨,湘江和大榕江两岸低洼的村庄禾苗全部被淹。受灾较严重的是湘漓乡、护城乡、溶江镇、兴安镇。全县各乡镇(除华江乡外)有1.54万户、6.59万人受灾,倒塌房屋1423间,伤34人,死9人,淹田8.51万亩,冲毁旱地作物5351亩、鱼塘1905亩,冲走木材3290立方米,全部经济损失达3233万元。
  1987年5月19日、25日,兴安遭受暴风雨、洪水袭击。溶江、严关、湘漓、崔家、高尚等乡镇山洪暴发,倒塌房屋31间,死亡6人,伤3人,洪水冲毁堰坝66处,防洪堤61处、山塘3个,被淹稻田2.44万亩,严重伤苗1636亩。同年7月2日2—6时,金石乡降特大暴雨,山洪暴发,河水猛涨。洪水位比1952年特大水灾时高40.5厘米。全乡6个村公所有1568户、7056人受灾,淹没房屋125座、农田1598亩,损失粮食46.4万公斤,冲毁堰坝35座、防洪堤34处、渠道4条、公路路基64处、涵洞15个、公路路面12公里、公路桥1座,被冲走杉木70立方米、青竹2000条。
  1990年3月22—24日,兴安连续3天下特大暴雨,溶江、严关、兴安、护城、界首、湘漓等乡镇为重灾区。同年4月9—10日、5月29—30日又连降大雨,在降雨的同时,大风、冰雹也相伴出现,亦造成了灾害。在3次洪涝灾害中,全县倒塌房屋143间,死亡4人,重伤2人,毁坏农田730亩,2.8万亩早稻被淹,毁坏防洪堤104处,冲毁渠道126处。
  1991年7月19日21—23时,县内遭受狂风暴雨袭击,造成较大的灾害,全县12个乡镇、42个村公所、254个经济合作社(生产队)、4810户、21193人受灾,经济损失达588.97万元。
  1992年4月下旬至5月中旬,时断时续下大暴雨,大水成灾,经济损失近100万元,其中金石、华江两乡灾情较严重。
  1994年4月21—24日,暴雨造成洪涝。6月12—17日,兴安遭受特大暴雨袭击,据溶江、金石、严关等几个雨量站测量,最大降雨量达935毫米,为解放以来的最高的过程降雨记录;这次特大暴雨使县内河流猛涨,大溶江等主要河流水位超过警戒水位3米以上,出现了仅次于1952年6月6日的严重洪涝灾害。6月26日,全县12个乡镇中有11个再次降大雨或特大暴雨。3次洪水冲毁房屋田园,造成严重损失。
  旱灾
  
  明
  天顺三年(1459),兴安旱。
  正德十三年(1518),兴安旱,疫。
  嘉靖三十五年(1556),大旱。
  万历四十六年(1618),大旱。道路上到处都是逃荒饿死的人。
  
  清
  康熙二十三年(1684)六月,大旱。
  雍正六年(1728),自七月二十日起,至次年二月初三日始雨,长达190多天。河道断流,竹木尽枯。  
  乾隆四十二年(1777),兴安旱、蝗,大饥。‘乾隆四十三年(1778),兴安大旱。
  嘉庆七年(1802)七至十月,不雨。
  嘉庆十二年(1807)春、夏,大旱。
  嘉庆二十五年(1820),大旱。
  道光十五年(1835)五月,大旱,民饥。
  咸丰七年(1857)夏、秋,大旱,民饥。
  咸丰十年(1860)二月至九月,大旱。田禾失收,百草尽枯。
  光绪十年(1884)二至九月,天旱不雨,田禾失收,百草尽枯。
  光绪十二年(1886)春、秋,大旱,饥。  
  光绪二十二年(1895)六至八月,大旱。
  
  中华民国
  民国7年(1918),大旱,饥。
  民国14年7至8月,干旱,农田减产。
  民国17年11月,大旱。
  民国34年,6月16日至7月30日无雨,水稻、玉米、高粱、粟等作物枯死甚多。同年8月30日至11月14日,无雨,秋种失耕,损失甚大。
  民国35年,7月30日至11月2日无雨,杂粮损失折款约一百三十万元国币,其他作物损失约五十万元国币。
  民国36年1—7月,干旱。受旱农田1.42万亩,减收稻谷24万担,价值3400万元国币。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0年6月,兴安近一个月无雨,造成旱灾,受旱稻田7万余亩。
  1953年6至7月,60多天无雨,许多小河断流,全县水稻受旱12万多亩,其中4万多亩严重减产。受灾严重的石门乡,受旱面积达80%以上.
  1954年约夏秋之际,全县有7个区、62个小乡受旱,农田受旱面积1.97万亩。
  .1957年7月,30天未下雨,全县受旱水田6.52万亩。
  1959年6月下旬至7月中旬,兴安无雨,出现旱灾。7月12日统计,全县有7.67万亩稻田受旱。
  1962年7月,兴安无雨造成旱灾,据24日统计,受旱面积3万多亩。
  1963年5—8月,兴安大部分地方4个月未下过透雨,有的地方90天无雨。全县有13.16万亩水田受旱,占全县水稻面积45%。其中严重伤苗7.1万亩,枯死无收4.25万亩。全县受旱损失稻谷约1500万公斤。界首、宝峰公社受旱最为严重。
  1965年6—7月,30多天无雨,全县水稻受旱8.55万亩,伤苗5.69万亩。
  1968年,秋旱,全县受旱水田约5万亩。
  1971年,秋旱,全县受旱水田5万亩左右。
  1974年,秋旱,全县受旱水田5万亩,界首、白石、溶江旱情较为严重。
  1975年8月底至9月中旬,县境部分地方出现旱情,1.68万亩晚稻受旱,其中伤苗2096亩。
  1979年,秋旱,全县有5万亩水田受旱,湘漓、界首旱情较为严重。
  1981年6月5日至7月上旬,全县早稻受旱6万多亩,玉米等旱地作物受旱2.5万亩。
  1982年6月19日至7月底,久晴无雨,全县早稻受旱9万余亩。
  1984年7月初至8月6日,全县中、晚稻受旱5.13万亩,其中严重的有1.82万亩,无水插秧的1.67万亩。
  1985年夏秋之际,雨水偏少,水源枯竭,致使1.85万亩晚稻无法插秧。
  1986年春季以后,县内12个乡镇不同程度出现较重旱情,受旱水田2.5万余亩。
  1990年8月4日至9月26日,连续50多天仅下雨9.9毫米,而气温高、蒸发量大。全县有11个乡镇都不同程度受旱。晚稻受旱面积达17万余亩,占全县晚稻总面积72%,其中田土干白的5万余亩,龟裂的6万余亩,伤苗的3万余亩,死苗的2万余亩;全县蓄水工程330处,干涸316处;大小渠道300条,有213条断流。溶江、界首、高尚等乡镇旱灾较为严重。
  1992年7月5日至8月5日,兴安部分地方出现旱灾,受旱水7.59万亩。湘漓、界首、护城等乡镇的部分村庄受灾较为严重。
      兴安县志办 蒋汉连 张永年 何成学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