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县

 发布时间:2010-05-01   | 来源:
  水灾。最早的记载始于宋淳化二年(991年)。从明万历十四年(1586)藤县水灾有比较连贯的记载开始,至清末宣统三年(1911)的326年中,发生水灾33年,约9.88年发生一年。民国的38年间,发生水灾5年,约7.6年发生一年。解放后从1950—1994年的45年中,发生水灾20年,平均2.25年发生一年。历年的大水灾有:宋淳化二年(991年)八月,“藤江水涨十余丈”;清雍正九年(1731)大水,“平地水深三丈”;清乾隆四十九年(1784)大水,“平地水深三丈”;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夏大水,“过于(道光)十三年(按:二丈余)数尺”;民国4年(1915)6月大水,藤城水位30.45米,是藤县有水文纪录以来最高的一次,“为百年未遇之巨灾”民国38年(1949)夏大水,藤城水位29.12米;解放以后历次大水以1994年6月水位最高:28.84米。
  旱灾。从元泰定四年(1327)到清末(1911)的585年中,有记录的旱灾17年。民国的38年当中,发生旱灾4年,约9.5年发生一年。解放以后从1950—1991年的42年中,发生旱灾27年,约1.56年即一早。历年的大旱灾有: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大旱,“民多流离饥死”;清顺治三年(1646)大旱,二至八月近7个月无雨;清道光八至十一年(1828—1831)连年大旱,“民饥死无数”;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春、秋大旱,“早晚两熟失收”;解放以后的旱灾以1991年的春秋大旱最为严重,早稻受旱17.41万亩,晚稻受旱27.69万亩,全县76.9%的塘库(2021座)干涸。
  
  水灾
  
  宋
  淳化二年(991年)八月,藤江水涨十余丈,入州城,坏官署民田。
  
  明
  万历十四年(1586)七月,藤县大水,城外水高一丈五尺,田禾尽没。漂流民舍240家。发谷赈之。
  天启二年(1622),大水。
  崇祯六年(1633)秋,大水。
  崇祯八年(1635),大水。
  崇祯十四年(1641)五月,大水。
  崇祯十六年(1643)三月,大水。
  
  清
  顺治四年(1647)六月,大水。
  顺治六年(1649)五月,大水。
  顺治七年(1650)六月,大水。
  顺治十八年(1661)六月,大水。
  康熙二年(1663)七月,大水。
  康熙四年(1665)八月,大水。
  康熙十一年(1672)五月,大水。
  康熙十二年(1673)八月,大水。
  康熙十三年(1674)八月,大水。
  康熙十五年(1676)六月,大水。
  康熙十六年(1677)七月,大水。
  康熙十七年(1678)七月、八月,大水淹民田无数。
  康熙二十一年(1682),大水。
  康熙四十六年(1707)夏,大水。
  雍正九年(1731),大水,平地水深三丈,坏民舍无数。
  乾隆三十三年(1768)五月,大水。
  乾隆四十九年(1784),大水。平地水深三丈。坏民舍无数。
  乾隆五十九年(1794),大水,平地水深二丈。
  道光十三年(1833)五月,大水。七月又大水。平地水深二丈余,淹没民舍田禾无数。
  道光十四年(1834)六月,大水。七月又大水。
  道光十七年(1837)七月,大水。
  道光二十四年(1844)夏,大水。水深过于十三年数尺。
  咸丰六年(1856)夏,大水。
  光绪十一年(1885)五月,藤县之赤水147个村被水冲坏农田316顷73亩4分9厘。
  光绪十四年(1888)六月,大水,藤城街市水深3尺,房屋倒塌。
  光绪十六年(1890),藤县永安等处大水。
  光绪二十八年(1902)夏,大水。一日夜涨数丈,藤城铺屋楼房被浸。
  
  中华民国
  民国3年(1914)5月,霪雨十日。江水暴涨,沿岸塌屋无数。6月又大水,四城门均被浸没。
  民国4年6月,藤县大水。因南北两江与蒙江、北流河、抚河又同时发潦,淹至古藤州牌坊下,藤城水位30.45米,为百年未遇之巨灾。
  民国13年夏,藤江大水,藤城四城门均被浸没。
  民国36年4月中旬,早稻尚未扬花,水便大涨,浸没街道,沿江民家损失亦重。
  民国38年夏,藤城水位高达29.12米,民房倾倒,禾稻被淹,沿河损失很大。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4年7月,浔江水涨。3日藤城水位高至24.27米,淹作物面积5.6万亩。
  1956年5月,浔江水涨。31日藤城水位高至24.20米,全县受灾农田2.37万亩。
  1959年5月上旬至6月中旬,藤县各地普降大雨,到处山洪暴发,水库崩塌,受灾严重。
  1962年7月,浔江暴涨。5日藤城水位达26.94米。部分仓库、街道被淹。全县6个区1228个生产队受灾,面积5.51万亩,损失稻谷504万公斤。
  1966年,浔江水涨,6月,藤城水位26.08米,全县被淹农田4.85万亩。街道被淹没,少量房屋倒塌。
  1968年6月30日,洪水暴涨,藤城水位达27.02米。水浸入灯光球场,全县受灾1.21万户,淹没农作物4.68万亩,房屋3414间(倒塌40间),沉船1艘,死4人。
  1970年7月24日,蒙江暴涨,和平电站库区受灾,损失折款26万元。
  1973年5月1日,古龙公社降雨300毫米,山洪暴发,崩山数百处,冲崩水库3座,直径三四十公分的树木被冲走,500亩水田受淹。5月15日,天平公社一带日降雨量达140毫米,山洪暴发,冲崩房屋30间、水泥结构公路桥1座,8个大队电话中断。
  1974年7月21日,浔江水涨,藤城水位高达26.26米,全县被淹农田4.67万亩。
  1976年7月,浔江水涨,县内又降大雨。14日。藤城水位高达27.45米,房屋仓库大都被淹,船可入街,全县被淹农田5.71万亩。
  1978年5月,大水,21日藤城水位24.65米,全县被淹农田4.61万亩。
  1979年5月,藤江水涨,全县受淹农田3.15万亩。8月26日,藤城水位又涨,淹农田3.93万亩。  .  一一
  1981年5月9—11日,普降大雨,藤城降雨量130.6毫米,全县受灾176个大队,倒塌房屋599间,冲毁农田1500亩,死9人,伤11人,损坏水轮泵站61,处,小水电站55处,塘坝423处。
  1982年5月10—13日,大黎、宁康、东荣特大暴雨,大黎降雨500毫米,受灾91个大队,2.74万亩水田被浸没,倒塌房屋655间,水淹小电站和水轮泵站32处,大黎公路无法通车。
  1983年1月4—7日,藤城、金鸡、太平连续降雨,藤城165.5毫米,金鸡162毫米,太平138毫米。金鸡河一晚水涨3米,光华电站围堰被冲垮。
  1985每9月22—23日,藤南各地连续下大雨。受灾11个乡镇,耕地面积5.46万亩,冲毁水坝147处,水渠塌方259处,民房倒塌108间,溺死2人,压伤24人,冲走木材1150立方米,县城游泳池边公路、访苏亭、麻纺厂山旁也因雨水冲刷塌方。  -
  1987年5月20日6~16时,藤北各乡镇下大雨,太平降雨247毫米,影响面积1597平方公里,山洪暴发,河水暴涨。太平。、和平、平福、古龙、东荣、大黎及宁康7个乡镇111个村、2.18万户、12.49万人受灾,浸没稻田3.69万亩,渠道塌8处,沉船9艘,冲毁桥梁34座,冲崩鱼塘153处、房屋603间,死10人,伤10人。造成经济损失990.45万元。
  1988年9月,大水,3日藤城水位达27.,37米,洪水没街,船只可通县城中心小学。
  1991年7月下旬,因受8号台风袭击,北流河出现大洪涝,25日上午9时,金鸡水文站水位28.48米,26日下午1时洪水暴涨了7.20米,沿河两岸受灾农田1.44万亩,受淹房屋887间,金鸡段公路通车中断3天。
  1994年6月中旬,受3号热带风暴影响,藤县境内及西江上游地区连降暴雨或特大暴雨,西江急剧上涨,全县20个乡镇均发生了解放45年来罕见的洪涝灾害。6月19日,西江县城最高水位达到了28.84米,超过警戒水位9.84米。是藤县解放以来的最高水位,在近百年中仅次于1915年(30.45米),1949年(29.12米),占第三位。这次洪水来势猛而突然,被淹面积广。持续时间长,使藤县经济遭受惨重损失。
  
  旱灾
  元
  泰定四年(1327)八月,旱。
  至正十四年(1354),大旱。
  至正十九年(1359),大旱。
  
  明
  弘治十一年(1498),夏秋大旱。
  万历十三年(1585),大旱,免灾米。
  万历四十六年(1618),大旱,民多流离饥死。
  
  清
  顺治三年(1646),大旱。自二月起无雨,至八月二十六日始雨,岁饥。
  乾隆二十二年(1757),大旱。
  乾隆五十一年(1786),大旱。
  嘉庆二十五年(1820),春夏旱,栽种甚少。
  道光八、九年(1828、1829),连年大旱,荒歉。
  道光十年(1830),大旱,荒歉。
  道光十一年(1831),大旱,民饥死无数。
  光绪二十三年(1897)春,大旱。
  光绪二十八年(1902),秋冬无雨,大旱,收获仅二、三成,粮价奇昂,民多以草根、木叶充饥。
  光绪二十九年(1903),春、秋大旱,赤地千里,早晚两熟失收。
  
  中华民国
  民国17年(1928),奇旱,自入秋后即无雨,赤地千里。
  民国21年秋,大旱。翌年春米奇贵,县城、太平、蒙江均施粥赈济。
  民国34年春末夏初,天不雨,水田不能及时插秧。插后又遇水淹,水稻杂粮均受灾。秋大旱,吹寒露风,晚收不及半数。直至翌年立夏节后四日始得雨。
  民国35年,早稻遇早。太平、蒙江、赤水、南安等圩镇市场米价高涨,卖一担柴买不到四两米,用一斤猪肉换不到二斤半谷。农民饿死者举目皆见,出卖亲生儿女的也很多,沦为乞丐、逃荒、出卖田地房屋、耕牛、农具、典衣押被者,数不胜数。.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4年春,旱,受旱农田7.6万亩。
  1955年,早晚稻均受旱,受旱面积19.42万亩。
  1956年,春、秋旱,受旱农田21.07万亩,晚稻受旱有71个乡,受灾13万人,损失粮食1435万公斤。
  1958年,早晚稻均受旱。水塘干涸。早稻受旱8.86万亩,灾情严重的乡受旱面积达50%。晚稻受旱10.32万亩,其中龟裂4.49万亩。
  1963年,1—7月份平均降雨量比上年同期少53%,因旱早稻无法插秧的1.08万亩,迟插6万亩。已插的受旱12.68万亩,其中枯死1.08万亩,龟裂7.57万亩,晚稻因旱无法插秧1万多亩,已插下的受旱14万亩。
  1966年3月,春旱,受旱农田1.38万亩;10月秋旱,受旱面积10.27万亩。
  1967年3月,春旱,受旱农田7.5万亩。7月再旱,受旱农田4.12万亩。
  1969年10月,秋旱,受旱农田7.85万亩。
  1971年3月,春旱,受旱农田5.93万亩;10月又旱,受旱7.64万亩。
  1972年3月,春旱,受旱农田14.24万亩;7月又旱,受旱1.28万亩。
  1973年3月,旱,至13日统计,早稻受旱5.55万亩。
  1974年10月,秋旱,受旱农田10.33万亩。
  1976年3月,春旱,受旱农田5.38万亩。
  1977年,春旱,受旱农田16.8万亩。早期从上年11月份延至是年4月上旬末,降雨仅96.9毫米,比历年同期偏少40%。雨少日烈,塘库干涸,全县41%农田无法耙沤。9月晚稻又受旱,面积达14.21万亩。
  1978年9月中旬至10月中旬,降雨仅57毫米,受旱农田5.39万亩。
  1979年9月中旬至12月中旬,降雨仅4.2毫米,农田受旱6.96万亩。
  1980年4月,春旱,受旱农田6.45万亩。秋季,9月6日降雨13.1毫米后,直至10月17日一直无雨。受旱面积20.74万亩,其中较严重的7万亩,旱死禾苗2.68万亩。
  1981年9月,秋旱,受旱农田6.45万亩。
  1982年10月,秋旱,受旱农田6.92万亩。
  1983年,早稻受旱10.7万亩,晚稻受旱8.74万亩。
  1984年10月,秋旱,受旱面积13.2万亩,其中旱死禾苗3万亩,较严重的有和平、天平、金鸡、蒙江、象棋、大黎、城关7个公社,受旱农田大多出现龟裂。
  1986年9月中旬至10月中旬,仅降雨19.2毫米,至18日统计受旱农田18.28万亩,其中旱死禾苗3.07万亩。
  1987年,到3月底全县受旱农田23.77万亩(其中秧田2.39万亩,占早稻插秧面积66%),由于冬春少雨,30多条小河断流,1606处塘库干涸,500多台水轮泵无法提水。继而秋旱,到9月17日止受旱农田7.29万亩。  ,
  1988年,10月18日统计,受旱农田17.23万亩,占晚稻插秧面积的47.1%。从9月中旬至10月中旬仅降雨1毫米。
  1989年10月,秋旱,受旱农田22.83万亩,占晚稻面积63%,其中成灾的3.76万亩,旱死禾苗2.86万亩。
  1990年,从7月上旬至8月底,由于受副热带高压影响,没下过一场透雨,80多条河溪断流,1700多处山塘干涸,20万亩农田受旱,2.7万人饮用水发生困难。
  1991年春秋两季均奇旱,1—10月份只降雨776.9毫米。早稻受旱17.41万亩。晚稻至10月13日统计,受旱27.69万亩,占实插面积74.6%。河溪断流93条,大小塘库干涸2021座,占全县塘库76.9%。为历年罕见。
  
  
      藤县县志办 黄汉超 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