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峨县

 发布时间:2010-05-01   | 来源:
  水灾。清光绪二十年(1894)至宣统三年(1911)的18年中,共发生大水灾3次,平均6年一次。民国年间,发生大水灾2次,平均19年一次。解放后,1950年至1994年的45年中,共发生水灾18次,平均2.5年一次。1988年8月29日,红水河天峨段水位高达240.8米,超过高洪水位8.82米;最大流量达17900立方米每秒。
  旱灾。在天峨的自然灾害中,以旱灾为甚。旱期长,灾情重。民国年间,发生大旱3次,平均12.6年一次。解放后,1950年至1992年,发生大旱灾21次,平均2年一次。旱期长达4个月以上的有16次,占76%,频率为2.6年一遇。全年皆旱的4次,平均10年一次。
  
  水灾
  
  清
  光绪二十年(1894),红水河暴发特大洪水,天峨段沿河的部分村寨受灾,农作物被洪水淹没。
  光绪三十四年(1908),布柳河发生特大洪水。洪水淹到平腊屯,沿河两岸田、地、庄稼遭受严重破坏。
  宣统三年(1911)夏,更新一带降特大暴雨,更新河暴发特大洪水。洪水冲走了沿河两岸村寨的300多间民房,各种财物也全部损失。更新河原流经更新街上,发生这次洪水后,便改道绕更新而去。
  
  中华民国
  民国24年(1935)7月,红水河发生特大洪水。洪水淹到六排老街,天峨段沿河两岸的农作物遭受严重的破坏。
  民国35年7月,向阳一带连续下了11天的大雨,降雨量达660毫米,造成山洪暴发。向阳河洪水泛滥,沿河两岸几百亩农作物遭受毁坏,上百亩良田沦为沙滩。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7年5月中旬,更新区的文里、加里、下老区的党隘乡发生大暴雨,山洪泛滥,冲毁水稻秧苗491亩,损失种子3800多公斤;冲毁玉米2000多亩,损失种子15000多公斤。致使上述地区粮食收获季节被推迟,部分村寨在6、7月份发生饥荒。
  1966年5月30日,六排下大暴雨,降雨量达203.3毫米,造成山洪暴发,房屋倒塌48间,压死2人,毁坏各种农作物4440亩。6月23—30日,全县连降大到暴雨,平均降雨量达221.4毫米。7个区272个生产队、3517户16458人受灾,死1人,房屋倒塌8间,死耕牛3头,损坏农作物1228亩,桥梁垮塌11座,水利设施被毁633处。
  1968年7月14—15日,红水河上游地区下大暴雨,致使红水河暴发特大洪水。天峨段最高洪峰水位达238.06米,超过高洪水位6.08米。沿河两岸的农作物普遍遭到毁坏,县城六排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及居民的部分房屋被淹没。
  1976年4月23日凌晨,更新公社纳直大队下大暴雨,纳直河发生大洪水,其流域有5个生产队受灾,有40户人家被淹在洪水之中,3人、4头牲畜被淹死,42条水利、21亩早稻、129亩玉米被摧毁。
  1978年5月20日晚,更新公社连下5个小时的大暴雨,降雨量183.6毫米,造成山洪暴发,更新、上福、斌亭、安亭4个大队的56个生产队1045户5698人受灾。更新街被洪水淹深1.5米,有142间房屋浸泡在洪水之中,倒塌35间。国营、集体企业损失财物折款50多万元。洪水冲毁了438亩早稻、1826亩玉米、40亩中稻秧苗、210条水渠、11处拦河坝,有935亩耕地变为沙滩。
  1979年6月19日至7月18日,全县连续下大到暴雨,降雨量在452—564毫米范围内,造成山洪暴发,河水暴涨,有8个公社(镇)、490个自然屯遭受严重灾害。淹死1人,冲毁水稻1660亩、玉米4400亩,950多亩良田变为沙滩,损失粮食45万多公斤。公路损坏严重,洪水冲毁3座桥梁、155个涵洞、1个码头、123公里路面,还造成路基塌方70处、25000多立方米,上边坡塌方12.8万立方米,县城与各公社交通运输中断近1个月。
  1982年6月17日至7月7日,全县多次降大到暴雨,造成山洪暴发,大水泛滥,有8048亩玉米倒伏,700多亩水稻被洪泥埋没,300多亩旱谷被冲毁。县城通往各公社的公路、电话线严重被毁,交通运输、邮电通讯全部中断,县城至三堡公路断道20多天。
  1983年6月19—23日,全县连降大暴雨,山洪暴发,河水暴涨,不少河流改道,许多耕地变为沙滩,水利设施受损严重,县城与各公社交通、邮电几乎中断。八腊公社五福、纳碍、什里3个大队在20日降雨180毫米,冲毁粮食作物750多亩;损失粮食30多万公斤。更新公社加里大队被山洪冲毁耕地424亩。
  1987年6月24—28日,六排镇、岜暮乡连下大到暴雨,降雨量达296.4毫米,其中28日就降了138.9毫米,山洪暴发,大水毁坏早稻640亩,中稻1480亩,玉米2100多亩,鱼塘4个,损失鱼15000尾,造成危房4间。
  1988年8月下旬,红水河上游降大到暴雨,县境降雨量达307毫米,普遍暴发大洪水。29日红水河涨到历史最高水位240.8米,比历年洪水位238.06米高出2.74米,最大流量达17900立方米每秒。有10个乡镇32个村受害;县城有3条街道被洪水淹没,全县停电2天,停水5天。受灾34652人,其中2894人被洪水围困2天。淹没厂房38间、商店28间、仓库32间,机关、学校及群众房屋共340栋、1650间、46800多平方米,其中倒塌136栋、489间、18376平方米,出现危房13栋、156间、5400平方米,造成3500人无房居住。淹没农作物18000多亩,其中无收1500多亩,损失粮食350万公斤,毁坏农田560亩。公路塌方274处,桥梁垮塌3座,涵洞毁坏66个,电话线倒塌657杆14.7万米,9个乡镇交通、邮电中断。冲毁拦河坝10处、拦洪堤坝15处、山塘水库2座、机电泵(站)9台。直接经济损失累计达640多万元。
  1989年6月21日夜至22日晨,全县下大暴雨,山洪暴发,10个乡镇43个村15700人受灾,占全县总人口的12%。有28人丧生,伤4人,淹死牲畜61头;毁坏民房196栋577间23080平方米,冲毁了机关、企事业单位的房屋、仓库等15栋74间2400多平方米和价值75.8万元的财物,职工损失财物折款26000多元;毁坏农作物13663亩,损失粮食170.5万公斤以上;毁坏用材林800亩,经济林1000亩;造成向阳至下老公路中断,出现8处大断道,131处塌方,土石方22500多立方米,路面、护墙、涵洞、桥梁也受到严重损坏;毁坏电话线路1条20.5杆程公里;毁坏的水利电力设施计有:防洪堤坝41处27公里、山塘水库1座、拦河坝20处500米、柒道90处33公里、渡槽3座25米、水轮泵站9处、小型水电站5座38千瓦、拉增电站的5间仓库及一批物资。这次洪灾给全县带来直接经济损失586.7万多元。其中,燕来乡灾情最为严重,燕来河流域降雨量达250毫米以上,洪水最大流量达434.8立方米每秒。洪水把乡政府驻地的机关、企事业单位的房屋、仓库及各种财物刮走得一干二净,洪水过后该地变为一片沙滩;泥石流埋没了纳王屯5户25口人;洪水把燕来河两岸几百亩良田变为沙滩。全乡直接经济损失516万多元。
  1991年5月6日晚,坡结乡与三堡乡边界的局部地区降暴雨、冰雹,降雨量150毫米,山洪暴发。暴雨、冰雹、洪水毁坏玉米作物1700亩,其中失收600亩,毁坏水稻作物700亩,毁坏水利渠道2.95公里,冲垮各种防洪堤坝3.5公里等,直接经济损失15万元。6月20日20时35分至23时,县城下大暴雨,降雨量156.8毫米,山洪暴发,机关、企事业单位、学校被洪水冲击倒塌房屋17间,2条街道被泥石填满,冲毁公路34处。县新自来水厂微机调控室后面的坡坎塌方,有一巨大滚石把微机调控室砸得房毁机烂。
  1992年4月,六排、向阳、八腊、岜暮、下老、三堡、坡结、燕来等8个乡镇下大到暴雨,山洪暴发,全县46003亩农作物受灾,有36间房屋倒塌,损失粮食23万公斤,损失各种财物29万多元。5月7—14日,上述8个乡镇再次遭受暴雨洪灾的袭击,受灾17900人,其中死亡2人;农作物受灾面积11.68万亩,成灾77800多亩,损失粮食47万公斤;房屋倒塌49间,损失财物47.72万元。
  1994年5月下旬,连续遭受暴风雨袭击,降雨量171.2毫米。6月中旬,再次遭受大雨袭击,12日8时至15日8时,降雨量123毫米,全县遭受洪涝灾害。
  
  旱灾
  
  中华民国
  民国13年(1924),全年干旱少雨,许多地方水源枯竭,溪涧断流,田地开裂,农作物枯萎,粮食几乎无收,人、畜饮水也出现严重困难,巴更(今更新)地区的拉黑、六果等屯饿死100多人,罗宜(今下老)地区当阳等屯也饿死许多人。
  民国21年,夏、秋两季连续出现干旱,六排、罗宜、交方、六安、交门、临肚、包威、纳罗、陆石等地粮食几乎无收,由此引发饥荒,饿死200多人。
  民国26年,全年干旱少雨。3—4月份无雨,5月份降雨仅有20毫米,县内大部分地区无法耕种。9月后又出现干旱,各月降雨量均在10毫米以下,11—12月份几乎无雨,对冬种非常不利。不少地方粮食歉收或无收。饿死了不少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4年,春旱,冬种作物几乎无收;春种期间,旱地干硬得不能耕种,水田无水犁耙。尤其是甘洞、老鹏等9个石山乡,水井水塘全部干枯。人、畜饮水须到10公里以外的地方去挑。
  1955年,春、夏两季连续发生干旱,到7月上旬,全县尚有3200多亩田缺水灌溉,不能插秧。板么区灾情最重,春季有1600多亩旱地不能耕种;7月份又有770多亩田缺水灌溉而抛荒。该区的甘洞、甲岩等乡60%以上的耕地受旱干裂。
  1956年8月至年底连续出现干旱,农作物成灾面积达10449亩。播种秋粮作物108532亩。只收粮1184万公斤,比1955年减产263万公斤。
  1958年2月至6月上旬,连续出现高温干旱天气,尤其是4—6月各月最高气温分别高达41.4℃、40.6℃、40.9℃。县内历年降水较多的六排地区,这4个多月降雨量仅有129.3毫米,比历年同期减少491.5毫米。下老、向阳等地滴雨不下。下老区有4条地表河流出现干涸。全县普遍发生人、畜饮水困难。
  1960年1—6月连续出现干旱,其中4月和6月分别降雨10.4毫米、17.2毫米,全县早稻、中稻田受旱干裂的面积共达3万多亩,造成粮食减产100多万公斤。
  1963年,上年10月至本年10月的12个月中,除了7月份降雨338.8毫米外,其他月份均干旱少雨。下老公社在1963年仅降雨762.6毫米,比该公社历年平均降雨量减少337.4毫米。全县许多地方水源枯竭,库塘干涸,河溪断流,在下老公社个别地方可涉水过红水河。6月底统计,石山地区有12000多人发生水荒,其中六排公社令当大队有21个生产队人、畜饮水发生困难,占总队数的91%。全县粮食作物受旱成灾面积55700多亩,产量比1962年减产224.51万公斤。有56个大队、876个生产队、4411户、19142人缺粮,数量达51万公斤。
  1965年,县境东南部地区5—9月仅降雨766.5毫米,比历年同期平均降雨量减少276毫米。50840亩农作物受旱,其中20336亩成灾。
  1972年1—10月,全县干旱少雨,旱情较重有三个阶段:4月份降雨量仅有28.9毫米;6月上旬降雨量9.2毫米;6月下旬至7月下旬连续高温干旱40多天。长期干旱使不少水源枯竭,河流、库塘干涸,全县水稻播种面积比1971年减少5621亩,其中三堡公社有2400多亩缺水灌溉而抛荒。已种下的农作物有52600多亩遭受灾害,其中水稻受灾面积19300亩,玉米苗枯死18900多亩。是年粮食产量2218万公斤,比1971年减产264.5万公斤。有12700多人发生饮水困难。
  1975年,上年11月至本年4月20日,八腊、更新、向阳、下老等公社一直干旱天气,造成139条小河、溪涧断流,191座库塘干涸,161个生产队11510人缺水。农业生产也受到很大影响,上述地区冬种作物几乎无收,尤其是蔬菜严重失收,群众吃菜困难。早稻田干裂306亩,1133亩田因缺水未能耕种。6月至7月25日期间,全县出现高温干旱天气。6、7月份降雨量分别只有156.1毫米、182毫米,分别比历年同期减少102.4毫米、85.1毫米。致使25000亩玉米、5600亩中稻成灾,2300多亩山坡田抛荒。夏收粮食作物播种面积为124486亩,比1974年增多4123亩,而产量只达1524万公斤,比1974年减产36万公斤。
  1976年,上年10月至本年4月,八腊、向阳、下老、三堡等公社又久旱成灾,造成135条小河、溪涧断流,水轮泵停转13处,1178亩早稻田干裂,200个生产队16750人、10574头牲畜饮水困难。
  1977年,上年11月至本年5月上旬,干旱少雨,尤其是3—5月上旬持续2个多月的高温干旱天气。3、4月份降雨量分别只有33.1毫米、18.6毫米,分别比历年同期减少6.6毫米、80.5毫米。致使小河断流36条,占全县58条河流的62%,干涸库塘26座、水柜472个,玉米受旱51000亩,其中禾苗枯死14000亩,早稻田干裂4600亩,其中禾苗枯死250亩,26个大队343个生产队31900人、29200头牲畜发生饮水困难。
  1978年1月至4月8日,八腊、更新、向阳、下老等公社出现干旱天气,连续3个多月无雨,不少山泉枯竭,溪河断流,水柜干涸,有16个大队、102个生产队、1077户、5912人出现饮水困难,早玉米受灾面积4150亩,其中2296亩播种一个月后尚未生长,许多早稻秧田干裂。
  1981年,全年干旱少雨。三堡、下老、向阳、八腊等公社没下过一场40毫米以上的大雨。全县水稻实际种植面积比计划任务少6057亩,玉米成灾52200亩,占种植面积12.2万多亩的42.5%,中稻成灾面积13037亩,占种植面积33000多亩的39%,晚稻成灾面积3330亩,占种植面积15000多亩的21%,旱谷、黄豆、小米成灾面积都占种植面积的70%以上。下老公社种植的2000多亩旱谷,几乎颗粒无收。三堡公社唐袍大队里者生产队的22户人家粮食都歉收,其中有10多户人家劳动一年,几乎无收获。全县粮食总产量3275万公斤,比1980年减产341万公斤。
  1983年7—8月,全县连续出现高温干旱天气。7月2日至8月底没下过一场40毫米以上的大雨。在7月中旬,白天气温都35℃以上。致使全县中稻成灾27600亩,晚稻成灾550亩,玉米成灾28410亩,旱谷成灾1520亩,粮食减产400多万公斤。
  1985年7—10月,连续出现高温干旱天气,各月平均气温达到27.5℃、27.3℃、24.8℃、25.5℃,降雨量只有136.4毫米、127.7毫米、139.1毫米、11.7毫米,除9月份降雨量比历年同期平均值稍多一点外,其余3个月分别比历年同期平均值减少130.7毫米、95.2毫米、76.9毫米。致使全县32座水库干涸,占(全部35座)91%;农作物受旱面积20023亩,成灾15930亩,失收1773亩。旱情最严重的是三堡乡,有8000多亩农作物成灾。
  1986年,上年11月下旬至本年5月中旬,连续出现干旱少雨天气,向阳、下老、更新等乡镇几乎无雨,县内历年雨水较多的六排,这一段时间降雨仅有139.7毫米,比历年同期减少60.7毫米。这次旱灾,致使全县旱地里的冬季作物特别是蔬菜枯萎,普遍无收。入春后,水源逐步枯竭,到5月中旬,全县有100多条溪沟、小河断流,300多个水井水柜干涸,造成21200多人、20000多头牲畜发生饮水困难。老鹏乡人民政府请几台拖拉机到10多公里以外的地方拉水供应当地干部群众。全县有50000多亩旱地作物受灾,21100多亩田缺水未能耕种。
  1987年,上年11月到本年5月中旬,又是干旱天气,历年雨水较多的六排6个多月降雨量仅有212.9毫米,比历年同期减少225.2毫米。5月10日统计,全县有49条小河断流,占(全部58条)84%,555个村民小组5914户51002人、40214头牲畜饮水困难,2428亩早稻、47575亩玉米受灾,有8500亩玉米播种一个月后尚未生长。
  1990年,8月中旬至9月中旬发生高温干旱天气。这期间,除六排降雨13.7毫米外,其他乡镇几乎无雨。8—9月份平均气温分别高达28.4℃、25.9℃,分别比历年同期平均值高出2℃、1.3℃。农作物受旱28200亩,占总面积的74%,其中成灾12000多亩,失收2600多亩。
  1991年,长年干旱少雨,尤其是4—5月和8—9月旱情严重。4月有25条河溪断流,20多座山塘水库干涸,不少地方不能按季节早稻插秧、中稻播种,全县有12万亩玉米枯萎,41000多人、46300头牲畜发生饮水困难。8—9月,全县又有4万多亩粮食作物受灾。粮食作物受灾面积累计达16.6万亩,占粮食作物播种总面积的63%,其中水稻成灾37000亩,旱地粮食作物成灾12.9万亩。
  1992年8—12月,全县干旱少雨。其间8、9月还出现高温天气,各月平均气温达到28.4℃、26.9℃,分别比历年高出2℃、2.3℃。历年雨水较多的六排8—12月降雨仅有108.2毫米。比历年减少359毫米,八腊、老鹏、纳直、更新、向阳、下老、三堡等乡镇几乎无雨。9月10日统计,全县农作物受灾60589亩:中稻受灾15267亩,其中禾苗枯死1045亩;旱谷受灾15105亩,其中禾苗枯死9021亩;黄豆受灾12120亩,其中枯死1735亩。秋收粮食1969万公斤,比1991年减产148万公斤。六排、老鹏、八腊、三堡等乡镇有55300多人饮水困难,每天有2万多人停工去挑水,8所学校被迫停课,有2人夜间背水跌坡而死,有些地方每担水(40公斤左右)卖6、7元。
      天峨县志办 岑景生 供稿